忍者ブログ

Missagain ﹎/﹊ fafa's MoeMoeArt

うららうららうらうら

2017.09.2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6.08.27
前一篇交換日記:[交換日記] 腦袋 - 1


原諒我,現在才回。剛剛才做完一些事情。


雖然我已經不是這個的開頭了,但這是開場白。


首先我要感謝我的爸媽把我孵出來,然後我要感謝我弟沒事幹就自己宅起來讓我可以節省很多四處找動畫的時間,最後,我要在這邊感謝我從國小時代的朋友,鴨腿,現在叫做BlesserX,那個X是什麼意思我也不知道……嗯?什麼?交換日記不需要這種得獎感言開場白?怎麼沒人早點跟我說?


對不起,以上是耍冷,最近壓力很大滿欠人吐嘈的,接下來是比較正經的開場白。雖然說「交換日記」這東西本來就不需要什麼開場白,但仔細想一想這個好像是男女之間寫的東西,我們寫這東西本來就已經很怪了,所以來點開場白也無所謂。啊,不知不覺又多出了好多句廢話,你不要介意啦。

總之,許久之前我們曾經玩過長篇回應大戰,我覺得那個很好,因為像這樣子不同意見的討論甚至交戰,可以迸出更多想法的火花。我絕對不是因為最近不知道要在自己的Blog上面寫什麼所以才提議這麼做的唷,絕對不是唷,真的不是唷。

其實我仔細想一想,開一個新的Blog似乎也是個好主意啦,因為突然覺得這樣子連結來連結去好麻煩呀……不過要管理一個新的地方反而要擔上一份沒必要的責任,那個太麻煩了,還是把力氣省下來打嘴砲比較好。總而言之,就照我們之前的說詞,來慢慢玩這個什麼交換日記吧。

誠如你所知,這邊的交換日記基本上就是我們這兩個大男孩吵嘴而已,跟平常小男生小女生會寫的交換日記有很大的差異,我身為姐控沒任何癿的傾向,你大可放心。

對了,其餘讀者們,這份故意貼出來就是故意要給你們看的唷~~呵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也歡迎你們加入討論,耶!(這人病重了,誰快點來阻止他!)


好了莫名其妙的開場白結束。不過,你做好心理準備了嗎?我可是天下第一的囉唆鬼,你今後要花很多時間看文章啦。喔,雖然其實我打起來不會花很多時間,我通常寫東西的時候腦子不太用力運轉,只是想到什麼就寫什麼,加上打字速度很快,所以就常常不知不覺就跑很多字出來啦啦啦~~

有個名編輯的人氣Blog還是電子報台的提到「段落越短越好,文章忌長文,排版白底黑字無多餘裝飾為佳」,我完完全全承認這些要點,因為我對於排版什麼的其實也有自己的研究,但是啊,什麼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麼這個,總而言之,長文是我的興趣,哇哈哈哈哈哈~~


唉,加上不定期不太更新,這就是長久無人氣的主因。唉……


……咳,正經點準備開始了。看了你這次寫的開頭,嗯,我基本上不會進行你所謂的「胡思亂想」,常進行的是我自己的另外一個定義的「胡思亂想」。基本上我不會讓知識在我的腦袋迴路裡面Run太久,因為我「很容易覺得自己已經懂了」。什麼叫做「覺得自己已經懂了」?那就是代表其實我也搞不清楚到底自己是否真的懂了,只是覺得「哎呀差不多啦,反正大概是這種感覺」然後就結案。因為我這個人基本上超隨便的。

即使面對哲學問題的時候我也是這樣處理,不過到現在為止似乎不太有什麼誤解的狀況產生啦,雖然很有可能是我其實根本就不懂,我只是「以為自己已經懂了」。但是啊,我這人生性自由又隨便,我不喜歡被任何東西綁住,也不喜歡被單一的思考模式綁住。

我慶幸於我能夠在我需要的時候找到我自己的想法,用我自己的知識去證實。我很少為了證明什麼給別人看而去找我完全不清楚的資料,但我很勤於解答自己的疑惑。就好像之前奇摩知識剛開始的時候我也有去玩,我也是用這種方式跟心態去處理的。但,我對於那地方的素質持很大的疑問,那是一個「複製貼上」的天堂,認真回答不但不會被重視(我自認自己空手打出來的資料比別人去外面找到的還要詳細精確),而且還會有錯誤的訊息被當作正確的資料使用的,像是我就曾經因自己的答案被奇怪的答案蓋過去而憤怒到開了這樣一個知識標題,但後來還是因為覺得很傷心而離開那個地方。最有趣的是當時有人寫信跟我說「我支持你的想法!我們應該要更認真重視這些學問!」呢,但是那個地方的人絕大多數都只是為了什麼學習點數之類的吧,沒有人認真對待「知識」本身,我真的很傷心……唉。

抱歉,我離題好遠,但總之我是不喜歡被什麼東西綁住,尤其是被知識或者問題綁住,所以我不會花很多心思去想一些我已知的東西,或者我未知的東西。對我而言,答案是該浮現的時候自然會浮現的……對不起,這其實是因為我比較無腦的關係。但是如果你常常因此發所謂「知恵熱」(本指幼兒不明原因的發燒現象,一般認為這跟智能發育有關,但現在也常常看到被引用來說人想東西想過頭,用漫畫來表現的話就是想東西想到腦袋冒煙然後昏倒之類的吧),那麼我覺得或許你可以跟我一樣,放寬心胸不要去想這類事情。

我常做的頭腦體操跟你的作法略有不同。我通常不會試圖去整理自己腦袋裡面的東西,也不會去處理自己多餘的想法,但我常常會有「靈機一動」,然後我就去思考那個靈機一動的相關事項。有些時候這可能是我對於自己管理Otakus的新方法,有些時候像是我最近就有想到一個卡片遊戲的雛型(雖然我已經整理好這個的構想跟方向,也跟別人作過初步的討論了,但我還沒有時間寫成有效的文件),或者就是小說的構想,然後就進入自己的妄想世界,呵呵。

作為一個創作者,這是基本功。即使連我這麼沒用的遜砲也有這個能力就是了。其實這個每個人都會作,但是是否認真對待自己的「空想」,就決定了這個人到底是不是一個創作者啦。這些「空想」會跟自己的見識有很密切的相互影響,在很多方面偶爾會表現出實際的科學知識不足的倪匡先生,常常在作品中有「想像力奠基於知識」這段論調,我至今依然奉為圭臬。就好像你提到,我們難道可以瞭解神?我們沒有相對應的知識,又沒見過神的本尊,怎麼可能靠自己憑空想像出一個真正的神的形狀?我雖然沒有固定的宗教信仰,也對於鬼神始終持不定論(誠如你所知道,我沒有證據或合理的解釋就不會武斷地認定「有」或「無」,或者「好」或「壞」。我基本上有任何論調,要不就是實際瞭解掌握的知識,要不就是經過認真推論才會得出的,當然大部分都是在要說出口的時候才整理出來的推論,也當然常常會有錯誤,但基本上只要給我一個合理的說法我就會接受自己所言有誤的事實),但不信教歸不信教,我依然認同你的論調。如果真的有「神」(或者其餘什麼的稱呼都無所謂),那一定是我們很難理解的存在,我們甚至可能根本不可能理解其存在的真正面目。

就好像你提到的蚯蚓。一條將在數秒後橫死的蚯蚓難道理解自己現在爬行的地面是汽車通行的柏油馬路?難道能猜測現在往自己襲來的東西叫做汽車,那個巨輪會使自己喪命?把這個尺度放大到人類跟「神」之類的存在,就成為了一個很難解釋的謎題。我們難道可以知道測不準原理難道不是由於這個世界原本就不願意讓我們測定所有事情?我們難道可以知道量子力學的複雜理論跟機率論調不是因為我們根本就不可能接觸到這個世界本質的核心的原因?

一個小小的不能說得太清楚的秘密是(糟糕,我這不是就公開說出來了),我高中時曾經想出一個關於世界本質的問題解決法,主體觀念就是我上面所述的那些。人類的所知其實很脆弱,我們甚至連自己的記憶都無法完全確定是否全數為真,這個常閱讀洪蘭老師的書籍還介紹給我看的你一定明白這點。如果我跟你說,你現在這一秒的記憶其實都是虛構,包括你可能現在手上正在打的文章也都是在這一秒全數成型,在那之前的世界是虛無的或者是不同的,直到這秒才重築?你有什麼方法可以反駁我的這個論點?我們甚至不能判斷我們記憶中的「上一秒」是否真實存在,我們「只是記得」。

對。所以我們對於所有問題都「只是記得」。前述的倪匡老師還曾有一個論述讓我非常贊同的,就是「所謂的『瞭解』本身就是最不可思議的東西」。為什麼我們可以在沒有得到更多資訊的情況下,透過思考就把一個「不明白」變成「明白」呢?那麼,我們又為什麼在明白了之後,下次想到這個問題時不需要重新思考這個問題就又能夠「明白」?其實我們的「瞭解了」不過就只是無止盡的記憶,不是嗎?你知道我數學不好,對我而言,常常題目得要慢慢思考,一開始不太理解,卻可能突然就理解了,有時候我甚至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之前不理解但現在卻理解了。但,或許過不久之後,我又忘記了這題的「為什麼」,然後就又不理解了,然後就要重新去理解它。我們人類的全部,不就都是建築在我們的「記憶」上?我們的「知識」、「理解」甚至「感情」,在我們沒有現在的記憶之後,難道還會剩下什麼嗎?當然我不是說醫學上的一些失憶症,那些通常都不是「記憶消失了」,而是無法存取,就像你被自己誤清掉的磁碟的資料。也因此這些記憶也有回來的機會。

但,如果都消失了呢?是真的消失了呢?如果就都是被改寫了呢?如果我們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記憶已經不是原本的記憶了呢?

唉,偏偏記憶又是這麼不可靠的東西,你怎麼能夠相信自己所知所學就是真的?就是永恆不變的真理?你怎麼不知道一秒鐘前的世界狗會在天上飛翔,而在這一秒鐘,「神」就像我們寫程式一樣改寫了這一段程式碼然後重新Run一次,然後世界跟我們的記憶就迅速的跑到這個時間點,因此我們的常識就告訴我們,現在的狗只會在地上汪汪叫?

對於我們而言「『記憶』就是我們的一切」,而我們偏偏最難以確定「自己的『記憶』是真的」,因為「只要是人類,無論是誰,都是用『記憶』來判斷所有事物的真偽」。你能夠明白我為什麼要用這麼多引號嗎?這邊的記憶,就如同上述,包括了我們一般認為的「記憶」跟「理解」等等事物。

簡單的說,我們的世界就是我們自己的記憶。

但我們甚至不可能去判斷我們「這一秒的記憶」是真的。當然你更不能確定別人的記憶就是真的,為什麼你能?為什麼十個人說出一樣的話,那句話就會是真的?這本身就沒有道理可言。


那麼,我們又為什麼能夠去觸碰到「神」?

如果祂不存在,那麼我們當然就不可能「理解祂」,但是如果祂存在,卻不願意讓我們接觸到祂,就好像當初的巴別塔工程被干擾一樣,那麼我們又怎麼希冀自己能夠「理解祂」?


所以我們怎麼可能會有能力去斷言「神」的問題呢?研究神學這回事,嗯,這個譬喻希望你不會生氣,我認為就好像是臣子揣摩上意一樣,又不可能真的去問到那個至高的存在,又必須要在這個地方有一定程度的理解,所以就透過所有自己知道的事情,拼命的去推敲去研究。我不認為哪個神學家哪個宗教領袖能夠斷言自己的論調就是絕對正確的,因為能夠判斷這件事情的,唯有那個「神」而已吧。但是如果神不願意讓「現在的我們」接觸到祂,那我們又怎麼可能能夠知道自己所知的是否為真?


這個「問題」你有答案嗎?這是我對於你拋出的問題跟說法的答案。當然我故意迴避了你關於「自大」的問題,因為那是等一下要說的。你以為看到這邊就代表你看到文末了嗎?如果是的話,你太天真了唷,呵呵呵呵。

不過剛剛提到的,就是我的世界觀。這個世界觀跟著我三四年了,我必須明白告訴你,這個東西在我腦中並沒有一個實際的概念,因為對我而言這是不需要放在櫃子裡面確認的事情。我是要說給你聽才打成這樣出來的,在我打出這些字之前我甚至沒有真正這樣想過,哎呀,我真的懷疑我是否是用打字的雙手思考,因為我打字到現在還沒有停下來想過什麼東西。我有個寫網路小說的朋友叫做「Windows98」,他也是跟我一起開Otakus的人,事實上他就是帶壞我的人啦……他是誰並不重要,重點是他寫過一篇作品,裡面是以「思考被寫字的手帶走」為題材,我開始懷疑我到底是不是真的這樣,我現在正在認真思考我是否真的是透過我的雙手跟十指來思考。

那麼,這個「問題」你有答案嗎?我的世界觀同時也就是我的「問題」,我不太會去思考我自己腦子裡面的想法,因此我常常搞不清楚自己想法的破綻在哪,但是或許你可以看到我的破綻,也就是我的問題的答案。那是連我自己也不清楚的我沒想過的東西,或許你可以,也或許我所想的就是所謂的「底」,所謂的「極限」。


關於你提到的「自大」,我覺得身為一個人喔,承認自己的無知跟無能,理解自己的錯誤跟缺失,簡單的說,就是自省這回事,基本上應該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人之所以能夠在生存競爭中勝過其餘動物,就是因為人會「反省」,但是人最大的缺失在於我們永遠是在「用我們的尺去忖度外物的錯誤」,除非具大睿智之人,否則我們很難「用那把尺量量自己的缺失」。所以我們人至今已經將器物生活改革至如今的不可思議境界,卻在精神跟品德上沒有對應的前進。這正是因為我們人本身就看不到自己的身高,因為我們是透過自己身為人長在自己身上的眼睛去看這個世界,我們就算低下頭,頂多也只是看到自己身體的正面跟手腳,但我們的背面呢?我們自己的臉呢?

因此我們人類需要鏡子。

什麼是鏡子?就是能夠反映出我們自己的東西。就好像你提到房間整齊與否,像我的腦子就是一片紊亂,所以我的房間長年處於混沌狀態,這個房間,就是我的反射,我的鏡子。我擺在和式桌上的漫畫、文庫小說、音樂劇英文歌詞本跟舊的讀賣新聞,我書桌上的筆記型電腦跟模型擺飾,這些就反映出我的腦袋的結構,就反映出我自己。但是,我們怎麼能夠得到這面鏡子?我們怎麼觀測這面鏡子?最可怕的事情就是當你我在照這面鏡子的時候,我們自己就正在這個鏡子裡面,哇!

因此我們認為這個鏡子,這個房間,這個我們「自己的世界」就是這個世界的全部。因為我們是透過自己的眼睛去看這個世界,我們只能看到「自己所會看到的世界」,看到別人對於自己而言的樣子,不能看到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實際的樣子。就好像小孩子看大人跟萬物永遠是高大的,但當我們長大,卻會在某天驚覺昔日家門口那總認為寬闊異常的巷道不過是個不出六步寬的陋巷。


因為我們看這個世界永遠是用我們自己的尺。

故,我們因此而夜郎自大。我們常常並非因為自己願意而自大,而是因為我們「只能看見自己所會看見的世界」而已。



如何,像我這種「好像有回應到又好像沒回應到」的回應不知道常不常見,也不清楚你習不習慣。你會覺得我在跟你打高空砲嗎?不過我只是不喜歡照著問題回答問題,因為那樣就沒有我所謂「激盪出更多想法」的用意。當一切都已經有了期望的答案時,那麼一切就不會有什麼不同的可能性。我因為常常腦子裡面不會刻意保存什麼想法,所以我沒有遇到事件或刺激就不會想到任何東西,所以對我而言,你可以讓我想出一些東西,也同時讓我更瞭解我自己到底在想些什麼就是了……在某種程度上,你可以認為我是在利用你啦,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對了,我要問你,你跟令堂最近什麼時候有空?我想去拜訪令堂,然後去看看你近來好嗎(這是順便的啦,哇哈哈哈哈)。然後我想問你呀,你知不知道有什麼東西或用什麼方法可以在純文字文件的分行處加上HTML的「br」標籤呢?最好是免費的方法唷~~



那麼就期待你給我的答覆了,這是我第一次寫交換日記唷,雖然是不像交換日記的這麼一大長篇不知所云,呵呵。今後可能也常常會這樣,也可能偶爾就不會這樣,希望你不會消化不良。

我最近腦子一樣沒什麼特別的想法,等我有什麼特別的想法,我會再跟你討論看看的。

對了對了,因為是交換日記,而且我覺得校稿一定很花時間~~會比打字還花更多時間~~所以我就不校稿啦!你如果有看到什麼錯字,可以跟我說唷~~


下回見!衷心期待你的下一篇交換日記!
PR
     HOME 
    Who am I? 24601~~♪
    點我看詳細介紹
    我是fafa,台灣人。
    目前職業是死大學生一枚,淡大日文二年級,兼任控姐教首席宣教士,副業是輕小說翻譯。
    喜歡文學、藝術、動漫畫遊戲。
    受害諸君畫押簿
    愛我就是引用我
    (09/29)
    (09/29)
    (09/29)
    (09/29)
    (09/29)
    (09/29)
    (09/28)
    (09/28)
    (09/28)
    (09/28)
    (09/28)
    (09/16)
    (09/15)
    (09/15)
    (09/15)
    翻箱倒櫃機器人
    Otakus Blogroll
    朋友怎麼都是宅
    我的主張我貼紙
    不健全サイト_Unhealthful
    自己満足サイト_Self_Gratification
    時間のないサイト_No_time
    やる気のないサイト_Inactive_site
    やる気のないメイド_Inactive_maid
    メイドさんが欲しいです_Want_a_maidsan
    行き当たりばったり_Happy-go-lucky
    ぐったり同盟_Limp
    脱力_Exhaustion
    SU*SU - Student's Uniform Union
    NO MSDOC
    Any Browser is OK!
    Get Firefox!
    自動播放撲滅委員會_Don't_Autoplay!
    消失同盟_Disappear
    朝弱同盟_Cant_weak_up_early
    日本限定方條碼
    訂閱個Feed回家
    強烈建議各位訂閱這個由
    FeedBurner燒出來的Feed

    沒更新?來Ping一下FeedBurner!

    生的RSS(擅自服用可能吃壞肚子)
    這個Blog的LOGO
    200×40:

    88×31:

    歡迎直連、自取。語法於此
    創用CC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Blog適用創用CC授權
    授權方式: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若遵照CC授權內容運用創作物或衍生物,不需另外通知作者授權事宜。

    Powered by Ninja.blog / TemplateDesign by gradi  

    忍者ブログからのCM →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