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Missagain ﹎/﹊ fafa's MoeMoeArt

うららうららうらうら

2017.11.2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6.06.25
Reference: Otakus Web :: [D&D][宅團]跑團紀錄--fafa--Part1

小說體裁文本連結:這邊(往後若有新增會直接更新此文本,不另開文件)
生的跑團紀錄:這邊(每一個跑團紀錄的part都是獨立的檔案)

上列文本,若有分行問題,請另存新檔回去用記事本開開看吧。


以下以整理過的小說體裁發表。

--

<一>


自從懂事以來,fafa‧onir就一直在修道院裏過著日子。由於對於宗教不甚熱心,加上天性懶惰,所以學藝不精,甚至曾被認為是不適任者。

但,十六歲那年,在一次的重病裡,fafa見到了神的降臨。

「要照顧病弱的人唷~~」穿著紅色衣服的女神這麼說著。

在這之後,fafa便開始思考自身存在的意義,並且認真學習起牧師所該會的一切。為了救助更多的人,以期達成跟 Erica女神的約定,甚至是再度的相會。

而現在,助理祭司fafa,已經23歲了。

--------------------

華麗的神殿大廳中央,fafa正很沒規矩地盯著神像猛瞧,並且認真地思索著女神信仰與人類存續的相關性。


之所以會站在這邊並不是因為太閒,是因為早上一名祭司前來傳達大主教意欲於會面的通知。

也就是說,現在的fafa是在等人。



「啊?找我什麼事情?」

當早上祭司傳達事項之時,fafa驚訝的質問著傳達的祭司,因為平日大主教並不會隨意召見人,更不會是學藝不精的自己。

而祭司並沒有回答太多,只說是副主教讓他來傳達旨意。



此時,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半小時了,卻完全沒有看到主教或是召見者的影子。fafa不禁懷疑起大主教是不是刻意擺架子給自己看。


……

又過了十分鐘……


「…………」

fafa抓了抓頭,無奈的繼續等下去。


……


然後,又是一個十分鐘……


「該不會是昨天偷吃了廚房的東西被抓到,故意惡整我吧……」fafa咕噥著。


……


眼見著都已經超過約定好的時間將近一小時了。


「嘎喔!我要回去啦!」

fafa憤怒地準備拂袖而去。就在此時,副主教從大主教的房間快步走出,看到了fafa便走了過去。


「啊,副主教大人聖安。」

本來打定主意無論如何都要離去的fafa,見到了身為大美女的副主教走了過來,便立刻乖了起來。


「哎呀呀,真是不好意思,讓你等了這麼久。你就是宅fa……不是,是fafa助理祭司吧。請快點進來。」

副主教大人擺出了滿分的微笑,雖然有點像是營業用微笑。


「這沒關係啦。不過我不是什麼宅fa。話說回來宅發是啥?」

「啊?我也不太了解呢。我剛剛說了宅fa什麼的嗎?」

「……唉,反正那不重要啦。」

副主教大人也不多說,稍欠一欠身,便指引了fafa走到大主教的房間門口。

突然,副主教別過臉去。

「難得回來又在睡覺……給下面的看到成何體統……等一下還要見今年新人耶……被上面的抓到怎麼辦啊……」

fafa似乎聽到了副主教低聲的咒罵。而正當他擺出了一臉困惑的表情之時,副主教又轉過了頭來,再一次露出了剛剛的營業用微笑。

「好了,請進去吧,主教大人正等著您呢。」

「嗯……」

fafa搖了搖頭,決定把剛剛的當作聽錯了。而當他打算問問到底這次是為什麼要召見自己之時,副主教已經快步離開。

「唉,進去再說吧。」

fafa將雕琢精細到擺明跟人說教團的錢都用在這類地方的大門級房門推開,慢慢的踱了進去。


這是一個十分寬大的房間,表現出了大主教的氣派。正前方的牆壁上掛了一幅很大的畫,那看起來並不是一般的藝術品。

其實說穿了,看起來比較像是二次元人物的等身海報。

左右的牆壁分別是書架和捲軸架,還有幾個架子上放了一堆的藥水和魔杖,但是在那之外,還有幾個架子上擺滿了看起來似乎不太妙的模型。不妙到讓人懷疑起這是否真的是宗教工作者的房間。

「咪的,真財。」

fafa內心如此想著,一股嫉妒之情油然而生。


目標物--大主教坐在一張華麗的大桌子前,把頭從成堆文件中抬起,看了看fafa。

不過那睡眼惺忪的表情加上甚至還有一條口水痕,在在顯示出這個老頭剛剛鐵定睡著了。


「……主教,找我什麼事情?我等了一小時了。」

「哎呀,宅FA……FAFA助理祭司,你來了啊……來來來,到這邊來。」

大主教的年紀已經很老了。跟上次fafa看到他的時候比起,大主教似乎又蒼老了一點。

說到大主教,他年輕時似乎也是不得了的人物,只不過現在看起來卻只是個糟老頭。甚至有傳言說他常常不在神殿裡,只是顧著泡宅店。

fafa在這之前只看過他兩次,第一次就是剛進神殿當見習生之時,第二次,則是某回fafa偷溜去宅店時,目擊到他從宅店偷溜出來,手上還拿著一個滿滿的袋子,宛若聖誕老人。


口中邊咕噥著「我不是宅發」,邊走了過去,坐在正對桌子的椅子上,跟白髮蒼蒼的主教大人對面相視。

「主教大人聖安。感覺您白髮又增多了些,莫非昨日又進了些什麼好貨?」

fafa一面感嘆著有錢真好,一面問著。

「嗯……這個……咳……」

大主教很明顯的露出了困窘的表情。

「那不是重點。不過主教大人,我有個問題想問。」fafa舉起了自己的右手發問。

「問吧。怎麼了?」大主教正經的回答著。

「那個,宅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大家都叫我宅發,連您也叫我宅發?這問題我想問很久了。」

大主教聽了之後露出了尷尬的笑容。

「施主,這個問題應該要問你自己……」

「施主?我?」

「……那不重要,這不是我叫你來的原因,我們先把它擺到一邊吧。有時間我再跟你好好研究。」

「嗯,好吧。我以後再慢慢找人問。只是我以前想找主教大人土匪……不是,想「分享」一下都不得其門而入吶。」

「這個……要分享以後再說吧……孩子,今天叫你來是有更重要的事要告訴你。」

「什麼重要的事情?」

「你進我們神殿已經很久了……現在的你已經成為了助理祭司,離獨當一面的牧師可以說是只差一步了。而你的年紀也這麼大了……差不多也是時候了。」

大主教自顧自的點了點頭。

「要成為我們教團的正式牧師,有一個從以前傳下來的規矩……就是要接受試煉。」

fafa聽到,斜眼瞪著主教猛看。

「……你那是什麼表情啊?我知道這是老橋段,但是該做的還是得做啊。」

「試煉是什麼?作模型給你?」fafa看了看旁邊的模型,如果真是這樣,那麼這麼多模型的謎底就解開了。

「………………………………也可以啊……」大主教突然羞了起來。

羞屁啊,fafa心想。

「可是我不會捏GK。有沒有替代方案?」

「有啊,那就今天晚上來我房間……」主教伸出手去,打算拍fafa的肩膀。

「不要。(一秒)」

伸出去的手被閃掉了。

「大主教真是又宅又腐。難道當大主教的人都是這樣嗎?我就在想副主教怎麼那麼安全,原來如此。」

fafa小聲地自言自語,許久以來內心中的大疑團總算解開了。


「好啦好啦,那就乖乖接受ERIC的試煉吧。不一樣的是不管你有沒有通過你都可以成為正式祭司,但是如果你可以在試煉中證明你對艾瑞克(ERIC)的價值,或許可以特別得到祂的眷顧而成為他的左右手也不一定……」

「………………」

「好啦……我知道是ERICA啦……唉。最近很多年輕人沒有參加試煉就跑出去了,這可是選出代理神之手的重要過程啊……」

「稟報主教大人,剛剛那瞬間我有退團的衝動。」

「啊?什麼是退團?退什麼團?」

「教團啦。」

「喔?我還以為是什麼其他的團呢。少個母音之類的小事不要太在意啦。」

然後,大主教開始在堆滿宅物的架子中翻找東西。


……

過了10分鐘……


…………

過了20分鐘……


………………

……過了30分鐘…………


「主教您真是太龜了。不過宅物收藏量真驚人。」

fafa作出了鑑賞中的姿態,對著如山一般的宅物嘖嘖稱奇。

「喔,那個啊……晚上來我房間你就知道了……」

大主教又突然羞了起來,fafa感覺到,有一股近似殺意的情感竄上心頭。

「……嘿,找到了。抱歉,東西太多了。來,這個給你。」

主教突然朝著fafa拋了一個茶盤大小的碟狀物,結果fafa來不及反應,那東西啪地一聲打到了他的xx。

「啊?!!!!」

fafa感到一陣劇痛,抱蛋蹲下。

「嘖嘖……我看你還要再練練,平常一定都在混喔~~」主教皺著眉頭說。

「唔唔……死老頭……」

fafa只是在地上滾來滾去。滾了八九圈之後,顫抖地屈起身,然後撿起那個東西。


他仔細的觀察著那個東西,原來那是一個聖徽,但和平常大家所佩帶的聖徽不盡相同。

這個聖徽不但比較大,材質也明顯地不一樣。而當碰到它的時候,甚至還開始發出了淡淡的光芒。上面並且寫了一個大大的「A」。

fafa困惑的把頭轉向主教。

「這啥?」

「嗯,發著光呢。」大主教看著fafa,笑著說,「這代表你已經有接受試煉的資格……」

「啊?」

「你那什麼不屑的表情啊?你不要小看這個,這可是艾瑞克……不是,是Erica的神器啊!!在試煉中,這個東西絕對不會搞丟,搞丟了也會自己回來,比蟑螂還難搞,還有魔法效果能讓我們知道你在哪,甚至回傳你的狀況,比GPS還強!」

「唔。我覺得我的人權好像被限制了…………等等,莫非這就是傳說中那個『失落的A』?!」

「沒錯!!」主教點點頭,「你不可以把它給毀了喔,不然的話…………」

「不然的話……?」

「ERICA的A就沒了喔……」

「……我不會。」

「拿著這個也不僅僅是壞處而已,有了這個,驅散的效果更是不一樣,很好用的。」

「怎麼說呢?」

「你用了就知道了。而且如果試煉成功了它就會……總之你到時候就會知道。」

「……好吧,反正我收下了。接下來?去買空壓機跟石膏準備作GK?」

「什麼啊?那跟試煉沒關係,只是我的興趣而已。」


就在此時,門突然打開,然後跑了一堆小正太進來,嬉鬧的聲音讓fafa嚇了一跳。

「……靠腰,這些是啥?」

「啊?你們就是今年的新生吧?來來到這來……」

沒有理會fafa,大主教突然展現出了威嚴感,對著小男孩們發言。

「…………」

fafa陷入了不知所措的狀態。

「啊,那個,」大主教突然轉頭望向fafa,總算他還記得這件事情,「你就去總務處那裡找蘭德幫你傳送吧,這個給你。好,我要忙了,你出去吧。」

「喂,等等,這是什麼…………」

不等fafa發問,大主教便把他趕了出門,此時fafa似乎聽到了鎖門的聲音跟嘿嘿嘿的笑聲。


「…………真腐啊。」

fafa露出了屎臉。

「不過,以前他有這樣過嗎?我當初沒印象啊……」

想著想著,fafa陷入了回憶。

「…………………………!!」

他突然抖了起來。

「……算了算了算了,想多傷神。還是看看這啥鬼比較重要。」

fafa雖然懷疑大主教是否修改了自己的記憶,但還是決定不要多想比較好。他邊打開捲軸,邊快步離開了那個是非之地。


那卷軸是一張地圖,不過也只看的出來那是張地圖,他完全看不懂上面所想表達的是什麼。

「我要怎麼看懂這個呢?有誰可以問的呢?…………啊,旁邊寫著『交給蘭德』,對喔,剛剛他也是這樣說的,那就交給這傢伙就對了?可是我實在是不喜歡跟男人打交道……唉。」

無奈的fafa收起捲軸,加速前進。


很快的,他到了總務處門外。


「那個什麼蘭德的人在嗎?嗨?」

fafa用力的敲著門,不過敲了下去才想到蘭德的身分是大主教的兒子,似乎要恭敬一點比較安全。但是都已經用力敲下去了,那就算了。

突然他心裏冒出了個疑問:大主教怎麼會有兒子?不過他還來不及想那麼多,門便已經打開,然後探出了一個人頭。

「怎麼了?你找蘭德大人嗎?」

「嗯,他在嗎?」

「不在,他現在在研究室喔。」

「啊?研究室?我怎麼不知道有這種東西?」

「那是他的房間啦,只是我們都叫那房間為他的研究室。雖然他只是個剛修成回來的法師,可是畢竟是大主教的兒子,所以有專用的房間也是…………」

「教團真有錢……那老頭真是濫用職權……嗯,總之謝謝你了,掰掰。」

揮手跟這個人致意之後,fafa便走到蘭德的房門外,然後敲了敲門。

「進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從裡面傳出。

「……突然不太想進去……唉,算了。我進去了。」

fafa低聲自言自語著,開門走了進去。


這是一個蠻小的房間,到處都堆滿了書,應該是蘭德的男人坐在桌旁,看到fafa走了進來,便抬起了頭來。

「你是誰?來幹什麼?」

他露出了冷冷的表情,以不屑的語氣質問著fafa。

「……吶,你阿爹拿這個要我找你。」

跟著態度不好起來的fafa遞了捲軸過去,蘭德伸手接過。

「這是什麼啊……」

「你看的懂嗎?那上面是啥意思?」

「是說要我傳送你到這裡……嘖……真麻煩。」

fafa突然怒火中燒起來。

「啊,對了,順便附帶一提,你阿爹正在吃好吃的,你等一下要不要去找他分享一下?他說他怕被別人分走,便把門鎖了起來,要你直接把自己傳送到他房間內就好。」

「…………我對男人沒興趣。」蘭德看穿了fafa的奸計,揮了揮手表示不要。

「嘖,失敗了。」fafa小聲地說著。

「好了,我趕快搞定,你快滾吧,不要打擾我。」

「正有此意,我也對男人沒有興趣。那就麻煩你了。」

「嗯哼。我今天有準備好的只有傳送術,可能會有一些誤差……總而言之,我們先去大廳。」

話說完,蘭德便自顧自地走出房門,往大廳而去。fafa見狀便快步跟上。


過了長廊之後,兩人到了大廳。

「給我站好,要開始了。」

蘭德對著fafa念著咒文。

「PIPIRUPIRUPIRUPIPIRUPI~~」

一瞬間,fafa突然覺得這咒文好熟,這真的是傳送術嗎?在還來不及仔細思考之前,便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但只能忍耐。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意識恢復之後,fafa張開了眼睛。

「…………這裡是誰……我是哪裡…………?」

還在混亂當中的fafa只感覺到正前方有些什麼,本還以為是樹木之類的,但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條巨蛇。

「啊,啊啊?!」

沒想到傳送之後馬上就遇到怪物,fafa嚇了一大跳,正當不知所措之際,大蛇突然衝了過來。

「……!!」

fafa反射性的躲了一下,大蛇的毒牙跟鎧甲撞擊彈開,發出了響亮的聲音。

「可惡,哪來的長蟲敢咬我!找死!」

被突然的攻擊激怒的fafa馬上丟開背包,然後面對大蛇,把手伸到自己的背後。


「向我的背懺悔吧!!!」


話聲剛落,便掏出了一隻流星槌,同時往後跳了幾步,接著用力掄起手上的武器。

幾圈之後,借著離心力的加速度,沉重的槌頭後往大蛇的頭砸了過去。

「嘶嘶~~嘶?」

蛇看到飛來的槌頭,嚇了一跳,但是這次攻擊並沒有如剛剛的喊聲給人的感覺般有威力,只是在蛇的面前晃了一下,連邊都沒摸到。

「…………唔,新買的武器還沒上手,糟糕……」

接住了飛槌的fafa隨即露出了懊喪的表情,大蛇抓住這個空檔,衝了過來。fafa很緊張的再度出槌,可能由於太過急促加上距離太近,雖然打到了蛇,但是蛇就有如完全沒有感覺似的湊近。

很快的,蛇把fafa用力的纏緊了,並且用尾巴搥打著。fafa悶哼一聲,忍耐著蛇的攻擊。但是無論怎麼掙扎,fafa還是掙脫不了大蛇的纏繞。

「嘶嘶嘶~~嘎~~」

蛇張開了大口,用力的將毒牙扎進了fafa的體內。fafa感到一股涼意,接著是一陣麻痺感。

「糟糕……」

fafa一時還以為自己會因此中毒,甚至身亡,但是仔細感覺了一下,似乎也就只有剛剛的麻痺感而已。

但是大蛇依然纏繞著他。


「……唔唔!走開啊!!」

用力的一推,終於,fafa掙脫了蛇的纏繞,然後往後跳開了數步。

「啊哈啊哈……呼呼……真討厭,我討厭黏黏的東西…………」

跑遠了的fafa穩住了腳步,喘著氣,只是蛇並沒有因此減緩攻勢,緊接著又是湊過來,想要重新抓住fafa。正當巨蛇伸出尾巴之時,fafa警覺性的揮出了手上的流星槌,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打不到蛇。

躲開了攻擊的蛇尾巴很迅速的接近了,並且捲了上來。

「同樣的招式不能對聖鬥士使出第二次!!」

fafa機敏的避開了噁心的蛇尾巴,並且再度往後跳了幾步,然後揮舞著手上的流星槌。

「給我中吧!」

終於,這次流星槌擊中了蛇身,蛇扭曲了一下,但是似乎沒有什麼效果,還是再度湊了過來。fafa二度揮出鎚子,但蛇只是輕輕一扭便閃過了鎚子,並且趁著揮鎚子的大動作所形成的空檔,將fafa再度捲了起來,然後緊緊的勒緊。

一股強大的壓力,有如要將fafa捲成碎片一般,強烈的痛楚從四肢襲來,fafa發出了哀嚎。

「……唔唔,我討厭……爬蟲類……」

有如對痛楚的逃避一般,fafa用力的從蛇的身軀裡鑽了出來,然後往後逃跑,並且繞過了樹。蛇有如想要趁勝追擊一般追了上來,只是蛇似乎過彎性能不佳,繞過樹的時候露出了很大的空檔。

「破綻!!」

fafa用力一槌揮了過去,蛇猛烈的抖了起來,並且吐出了顏色怪異的鮮血。不過這蛇依舊十分敬業,還是再度纏了上來。


然後fafa又再度被纏住了。


「……靠,搞屁啊……」

fafa噴淚地說著,只是蛇並不會留情,然後毒牙再度下來了。一陣隨著肉體被撕裂開來的痛楚,只是似乎還是沒有中毒的跡象,可能跟平常泡麵吃多了有關,對於毒素已經有了獨到的排除能力。

就在蛇鬆口的瞬間,fafa用力的把蛇身給撐開,因為剛剛受的傷,蛇的力量顯然已經減弱,這次成功的從綑綁地獄中逃了出來,並且往後跳了開。

似乎是鳴金一般,蛇似乎有點累了,加上剛剛的攻擊確實給了牠不小的傷害,大蛇掉頭就跑。fafa追了上去,只見蛇停了下來,並且開始舔自己的傷口。

「……蛇是這樣自我治療的嗎?」

腦中浮現了這個無聊的問題之後,便被「扁他」的念頭給取代。低著頭的大蛇不知道為什麼,竟然完全沒有逃跑,結果這一槌結結實實的打在蛇頭上,大蛇晃了一下,昏了過去。


經歷過第一次實戰的fafa,看著自己手上染著詭異紅色的流星槌,然後看看這條蛇,若有所思的呆佇著。

「不知道這蛇皮值不值錢……嗯,看不出來。算了,殺了他也沒好處。看起來也不好吃。」

於是,fafa放棄了扒蛇皮的這種殘忍念頭,開始找自己剛剛丟在路邊的背包,然後重新背起。


「接下來我要去哪裡呢?」

fafa四處張望,發現北邊有一些炊煙,似乎有個小村落,只是這邊沒辦法看的十分清楚。

「唉,就過去看看吧。」fafa自言自語道。


<逼‧康踢扭>
PR
Post you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Select Color
Comment
(煩請在內文加入「tsuyokisu」字串)
(「tsuyokisu」という単語をコメント本文の中に入れてください)
(Please add the word "tsuyokisu" in your comment text)

pass  繪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這篇文章的Trackback URL:
  BackHOME : Next 
Who am I? 24601~~♪
點我看詳細介紹
我是fafa,台灣人。
目前職業是死大學生一枚,淡大日文二年級,兼任控姐教首席宣教士,副業是輕小說翻譯。
喜歡文學、藝術、動漫畫遊戲。
受害諸君畫押簿
愛我就是引用我
(09/29)
(09/29)
(09/29)
(09/29)
(09/29)
(09/29)
(09/28)
(09/28)
(09/28)
(09/28)
(09/28)
(09/16)
(09/15)
(09/15)
(09/15)
翻箱倒櫃機器人
Otakus Blogroll
朋友怎麼都是宅
我的主張我貼紙
不健全サイト_Unhealthful
自己満足サイト_Self_Gratification
時間のないサイト_No_time
やる気のないサイト_Inactive_site
やる気のないメイド_Inactive_maid
メイドさんが欲しいです_Want_a_maidsan
行き当たりばったり_Happy-go-lucky
ぐったり同盟_Limp
脱力_Exhaustion
SU*SU - Student's Uniform Union
NO MSDOC
Any Browser is OK!
Get Firefox!
自動播放撲滅委員會_Don't_Autoplay!
消失同盟_Disappear
朝弱同盟_Cant_weak_up_early
日本限定方條碼
訂閱個Feed回家
強烈建議各位訂閱這個由
FeedBurner燒出來的Feed

沒更新?來Ping一下FeedBurner!

生的RSS(擅自服用可能吃壞肚子)
這個Blog的LOGO
200×40:

88×31:

歡迎直連、自取。語法於此
創用CC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Blog適用創用CC授權
授權方式: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若遵照CC授權內容運用創作物或衍生物,不需另外通知作者授權事宜。

Powered by Ninja.blog / TemplateDesign by gradi  

忍者ブログからのCM →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