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Missagain ﹎/﹊ fafa's MoeMoeArt

うららうららうらうら

2017.06.2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6.06.25
我身為一個台語/普通話的雙母語使用者,也同時是個國民黨與民進黨兩黨人士相抗衡的家族結構(我父親那邊的家族是所謂的「外省老兵」,而我母親那邊的家族則是所謂的「本省人」)產生出來的台灣子民,而我爺爺雖說是外省人,但其實是所謂的客家人(祖籍廣西,族譜基本上太大套了,第一頁寫的是姜太公的兒子,呵呵),此外我個人亦同時學習英日語以及世界語,相信比起台灣大多數人而言,我的感受是足夠客觀的。

而我之所以想寫這篇,乃因為最近在許多語言的作業跟研究中,又再度深刻的思考了這個問題。這個戰火從電視媒體延燒到網路上,本質卻依然沒有改變。

對於台灣人而言 這個文化議題一直都被當作是個政治議題來處理。



無可否認,台灣的語言及省籍紛爭基本上有一個很大的環節是早期國民政府的「國語政策」(即,把普通話用強制的方式推廣,並且限制方言在公開場合的使用),雖然我不太清楚,但我相信這個政策應該不是只有在台灣內使用,否則,其實對於來自中國大陸四面八方諸多省份的所謂「外省人」(主要指在民國34年,也就是西元1945年時,台灣由日本手中光復而為中華民國的國民政府所接收後,因著統治的必要,而陸續由大陸來台的政府人員及軍員。這些新移民最大的一波乃為西元 1949年國民政府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打敗之後,撤退播遷來台的數十萬軍員),普通話也大多不是他們的母語。簡單的說,這個政策的受害者並不是只有所謂本省人,大多數外省人也是相同受害的。

為什麼要推行普通話?其實原因再簡單不過,舉個簡單的例子。以前的年代有許多台灣的老老師說話帶著濃重的鄉音,甚至讓學生因此完全聽不懂老師上課的內容,就是因為這些老師的普通話學的不夠好,因此犧牲了許多學生的權益。在一個多民族多語言(雖然正確來講,中國跟台灣的環境該說是多方言)的國家中,如果大家各說各話,那這個國家根本就不可能有所運作,所以要求有一個統一的官方語言,是有一個實際的必要性的。錯是錯在當初運作的方式過度強勢,但我認為,在公開場合要求說普通話是一個正確的措施,不試著強迫的話,幾百萬台灣人只會用自己的台語溝通,事實上以我所知以及後來看到的史料跟描述當時狀況的影片看來,當時的外省人真的是很可憐,這些人從外鄉被非自願的帶到這個土地,卻要面對這麼多說台語的族群,如果大家都不願意說國語,那這些外省人連生活都有問題。像我爺爺就自己學會了台語,雖然不是很標準,原因很簡單,因為那個時代是一個不說台語就會被孤立被壓迫的時代。外省人欺壓本省人?那不過是公權力跟政治的一面,民間的力量則剛好相反,因為人數比例有著懸殊的差異。

在學校內要求不說國語要罰錢的這件事情我認為不妥,因為扯到錢就不好,當時大家清苦,被罰錢猶如刀割。但我知道的是,不見得都是罰錢,有許多是用體罰或是其餘的方式來實行的。在那個一切均以體罰解決的年代,這個就好像我們會要求小朋友不要說髒話,說髒話就受罰一樣,是個很普通的問題。再度重申,一個標準的官方語言是有必要的,當初國語制定並不是到了台灣才制定的,而蔣家政權一直是心懷大陸,所以沒有必要放棄這個官方語言。記得老蔣也不是北京出身,他何必自找麻煩?

這就好像為什麼英美國民在世界上的人數就這麼一點點,但全世界的一個標準語言是英文,而不是其餘什麼別的比較多人說的(為什麼不是中文或日文甚至印度文)。這是因為文化而言英美文化是夠強勢的。而在台灣當時的背景而言,政府是強勢的。這個政府強迫台灣人的同時也強迫自己跟著這個政策,因為這是在一開始就以民主的方式決定的,雖然不是台灣人的民主。

這是一個可憐的歷史背景所引起的文化議題,而不是一個可悲的政治議題。我看不慣許多政黨跟政治人物把這件事情說成天大的罪惡,講的難聽一點就是撕裂省籍,撕裂台灣。一個真正愛台灣的人不會那麼作,不會指著台灣的某些人說他們是壞人,甚至他們根本就沒有罪過,甚至他們自己也是受害者之一。我的母語基本上比較算是台語,但是在家中老人死光之後,我就比較常說國語,當然,家中也常常是台語滿天飛,我在外面只要看到有了一定年紀的人或是被別人用台語答腔,就會自動切成台語模式。上次看到一個論點是,說「語言只是個工具」的人大多是強勢壓迫者的言論,是一個不體貼別人不願放棄母語的心情的論點。但我要告訴你們的是,那只不過是你們心胸狹窄的片面想法而已。外省老兵的省份就是北京嗎?他們為什麼要教育自己的小孩普通話,而非山東河南江蘇兩廣的語言?

現在的回歸母語運動用意是好,但「不分對象」的實行法卻十分可笑,以一股似乎要大家都跟著說台語的氣勢前來,不然你的在學成績就完蛋。這對於客家人之類的民族,又是情何以堪?這只不過是嘗試走上當年的路子罷了。這可能是一個當初受到壓迫的反彈,但是錯誤的事情畢竟是錯誤。要別人一定要學台語,就好像要別人一定要學國語是一樣的,更枉論台語難學千萬倍,而以前能夠合文的閩南語後來經過演變,也變得不合文,更枉論已經成為所謂次方言的台語是如何的不合文(這不代表台語非漢語,事實上這只是一個長期脫離文字的演變形成的結果,是台語捨棄漢字,而不是漢字不合台語)。這也是為什麼當初選國語的時候選上了北京官話,這也是為什麼北京官話會是這套語言,因為這個語言可以說是最簡單的語言之一,中國一直都有著官話系統,這就是為什麼宋代南方士人會被嘲笑南腔北調,會被嘲笑官話說的不標準。而官話不必要嗎?中國長期的演變已經告訴了我們,一個標準語言是有必要的。

日本也有類似的問題。關西腔之類的腔調已經逐漸消失,全日本的日本人都會說所謂的標準腔,也就是東京腔。日本稱腔,而事實上,那就是許多的方言,例如沖繩的腔調就跟標準日語完全不同。在以前,東京腔不過也只是方言的一環,就好像我們的廣東話。只不過在政治的因素下,東京腔成了日語的標準,而到了今日,日本的諸多腔調也逐漸淪陷消失。

同樣的問題在全世界不斷出現。

惟獨台灣人把這個議題當做一個純政治的議題來討論,真的是很可笑。


我有在學所謂的「世界語」。世界語的用意很簡單,你如果跟母語不同的人想溝通,就可以用這套比較簡單的語言來溝通。這也就好像我們的國語跟中國以前的官話的用意完全相同。台灣以前不也一樣?要大家說國語也僅限於公開場合,私底下沒有管,而實際上也是管不到,更沒有必要管。台灣人自己家裡不教小孩說母語,卻怪到國家教育標準話,這實在太可笑了,甚至還要求大家一起說台語,這完全就是不平等。你要客家人等等諸多族群情何以堪?以父系而言,我身為一個客家人,但我不會說客家話,反而會說台語,這算不算另外一種迫害下的產物?那我要不要拿相同的理由去怪罪台語使用者?


語言是一個工具,當然,語言可能不只是一個工具這麼簡單,但你不能否認這個最基本的用途,這也是語言誕生的理由。

而工具的最終目的,也就是方便跟實用而已。

台灣的這個議題被政客污染得太過嚴重,所以很可笑,被複雜化了,成了個台語至尊的年代。我深刻的希望大家可以一起來注重這個問題,不是這種方式,而是以一個更根本的文化問題的角度去看待。惟有這樣,這個問題才可能真正解決。



我好想學客家話,因為我是個客家人。

不知道何年何月得償所望。




以下是之前的一些回應。


tales:

>我看不慣許多政黨跟政治人物把這件事情說成天大的罪惡,講的難聽一點就是撕裂省籍,撕裂台灣。一個真正愛台灣的人不會那麼作,不會指著台灣的某些人說他們是壞人,甚至他們根本就沒有罪過,甚至他們自己也是受害者之一。

意識形態作祟,這是很難破解的一個問題,為什麼會這樣呢?
就像你說的樣:「這是一個可憐的歷史背景所引起的文化議題,而不是一個可悲的政治議題。」
更可悲的是這被當作政治議題來操作。

理性一點來說,你的一言一行如果是建立在仇恨他者的立場來表達的話,那都是不太健康的。

幾十年都這樣過來了,現在重要的應該是把日子過好吧各位大人,唉 .....


fafa:

感受最深刻的應該會是我這種所謂芋頭蕃薯,兩邊都是兩邊都不是的。

每次看到電視說「把外省豬趕出台灣」我就不禁思考,到底我該是左半身還是右半身跳台灣海峽?


唉,當大家的理性都被蒙蔽的時候,這個國家就沒用了。

台灣唉。






小定:

我也是客家人,不過對你某部份的內容不認同:
1.許多外省人的確母語也非普通話,但是因為眷村政策,
使得她們被綁成一個集團,那個時候是籬笆內是對立的
(也是台這個字被污名化的開始),
籬笆內的人為求團結,紛紛放下了自己的母語。
為求生存本來就不是件壞事,但是說閩南人在民間強勢也太好笑了
當代的經社地位是:外省人>>>客家人>閩南人>原住民。
2.你對語言跟何謂方言好像有點認知錯誤,
而且漢字對於客語閩語不能對應的問題,是後來官話的改變,
北京話哪來的一直都是官話系統啊= =
(那唐詩宋詞用閩客語來唸才能對映四聲是講心酸的嗎?)
留言好亂,改天引到自家版PO文 <(_ _)>


fafa:

1. 你沒有完全了解我文中的內容,如果你無法單憑本篇了解我要說些什麼,我同時強烈建議你連同這篇文章一起閱讀:http://missagain.blog.shinobi.jp/Entry/67/


2. 我當初沒有做校稿跟檢查,裡面的確有許多字詞方面的筆誤,比如說,剛剛隨便撇見的,「這對於客家人之類的民族……」這段的「民族」應為「族群」的誤植。其餘或許還有很多筆誤,但總之我懶得去翻。中國的環境是多方言而非多語言,這點沒有疑義。但是「多方言」的問題「多語言」的問題嚴格說起來並沒有太大差異。

方言的長期演化會衍生成額外的語言。我舉出另外一個例子,那就是所謂的「拉丁語系」,簡單的說,就好像現今的義大利語跟西班牙語。有點世界史概念的人都知道,這兩種語言當初都算是拉丁語的分支,而後才各自成為一隻獨立的語言。由此我們可以知道,其實方言跟語言的差異性比我們想像中的還小。事實上,即使以語言學的角度來說,方言的認定也是極度困難,例如日本「沖繩」一帶的語言究竟算不算方言?雖然沖繩語跟日文的結構是共同一隻(日本語言的「核心」乃為所謂孤立語言,也就是說,本身乃為獨立發展的語言而非外來引進,請注意我用了核心這個詞,也就是所謂的「和語」。漢字跟漢文化的引入不在此方面的探究),但是沖繩語已經是跟日文完全不同的語言了,又,日本是近代才統治沖繩,那麼沖繩語究竟算不算是方言?

關於相關的問題你可以去研究關於語言學的論文或書籍,或許可以解決你的疑惑。


3. 我不認同外省人在民間的力量依舊勝過本省人的這個論點。外省人之所以有機會取得優勢的經濟地位,僅有由軍中較優勢地位出身,可得到政治,或者我們說政府庇護的少部分人。當時多數的外省人一樣的跟本省人作著卑微的工作,還必須接受社會在文化的孤立(請自行參考當時的史料跟記載),有著土地甚至賺錢機器的外省人,那只是極少數。這也就是眷村文化為何形成的原因,而這也就是為什麼眷村小孩都必須得離開眷村回到台灣大社會的原因。眷村沒落了,一個你所謂的「強勢」怎麼會沒落呢?我最近才回到我家當初在瑞芳的眷村,外面滿地都是台語人口的地方蓋新樓開了很多店,市場生意也很不錯,但是類似眷村的存在卻是無止盡的荒蕪,所以我感受特別深刻。

我爺爺就是可憐外省人的一個典型,我兒時甚至有很長一段拾荒的記憶。外省人的社會經濟地位跟你想的完全不一樣。

再,客家人在台灣的地位從來也沒高過,更枉論高過閩南人,這就是為什麼現在台灣滿地台語,卻有絕大部分的客家人不會說客家話的原因。舉個簡單的例子,為什麼客家人必須躲到山上去種茶?關於為什麼客家人在台灣地位長久低落,如果不了解原因的話,建議你參考台灣移民史。簡單的說,這主要是一個先來後到以及總人數比例的問題。


4. 我從來也沒有說北京話一直都是官話系統?我甚至還說了「以北京話為現在的國話系統乃是民主的決定」,你去中國的哪裡找到「一直都是民主的中國」?

如果你自己對於方言的認知不足,或是台語為何不合文的問題有所疑義,請見第一點Link的那篇文章,我相信那篇可以解決你大多的疑惑。



本篇回應兼補充文,至於該本文我就暫時不修正了,因為我想應該只是用字或措辭的筆誤性質小錯誤而已。

我也強烈建議各位在回應之前可以仔細看過文章再回,避免不必要的誤解。
PR
Post you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Select Color
Comment
(煩請在內文加入「tsuyokisu」字串)
(「tsuyokisu」という単語をコメント本文の中に入れてください)
(Please add the word "tsuyokisu" in your comment text)

pass  繪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這篇文章的Trackback URL:
  BackHOME : Next 
Who am I? 24601~~♪
點我看詳細介紹
我是fafa,台灣人。
目前職業是死大學生一枚,淡大日文二年級,兼任控姐教首席宣教士,副業是輕小說翻譯。
喜歡文學、藝術、動漫畫遊戲。
受害諸君畫押簿
愛我就是引用我
(09/29)
(09/29)
(09/29)
(09/29)
(09/29)
(09/29)
(09/28)
(09/28)
(09/28)
(09/28)
(09/28)
(09/16)
(09/15)
(09/15)
(09/15)
翻箱倒櫃機器人
Otakus Blogroll
朋友怎麼都是宅
我的主張我貼紙
不健全サイト_Unhealthful
自己満足サイト_Self_Gratification
時間のないサイト_No_time
やる気のないサイト_Inactive_site
やる気のないメイド_Inactive_maid
メイドさんが欲しいです_Want_a_maidsan
行き当たりばったり_Happy-go-lucky
ぐったり同盟_Limp
脱力_Exhaustion
SU*SU - Student's Uniform Union
NO MSDOC
Any Browser is OK!
Get Firefox!
自動播放撲滅委員會_Don't_Autoplay!
消失同盟_Disappear
朝弱同盟_Cant_weak_up_early
日本限定方條碼
訂閱個Feed回家
強烈建議各位訂閱這個由
FeedBurner燒出來的Feed

沒更新?來Ping一下FeedBurner!

生的RSS(擅自服用可能吃壞肚子)
這個Blog的LOGO
200×40:

88×31:

歡迎直連、自取。語法於此
創用CC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Blog適用創用CC授權
授權方式: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若遵照CC授權內容運用創作物或衍生物,不需另外通知作者授權事宜。

Powered by Ninja.blog / TemplateDesign by gradi  

忍者ブログからのCM →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