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Missagain ﹎/﹊ fafa's MoeMoeArt

うららうららうらうら

2017.04.2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6.08.26
(Poem)


新世界文化由暴力組成


我們的左手都頂著小叮噹的空氣砲
對著技安開火
右手是李小龍的雙節棍在空中晃漾
過敏的鼻涕直流
眼前的惡徒一個個再接一個個倒下
我絕不鬆手 為了正義 愛 友情 還有自由

扣下的扳機在鉛版上成型
在螢光幕重現
在喇叭中形成爆炸碎片
自從黑船跨越太平洋 在空中飄揚
隨著零式戰機航向南洋戰場
我們看著好萊塢在山脈中奔馳 在海報上重現
然後一起喊出MOTHERFUCKERFATASSHOLEOLDSHIT

從爺爺時代爸爸時代然後我們的時代
這個世界從來也沒有變得可愛
宇宙侵略者或者小蜜蜂在紅白色的立方體內被殲滅
我們握著搖桿猶如握著筆桿

一切的一切都是由一隻蟲作為開端
二次大戰之後的世界從此開始重新起跑
人類的歷史原本就是血與淚與硝煙
現在改寫在紙本上我們祈取和平

或許拉麵本身就是一種錯誤 從那個時候起
想像力從橫行的三格變成直式的四格繼續存續
超人跟蜘蛛人變身成為武士跟忍者
日本海外的新聞開始指責 這是啊這是
教壞小孩的暴力跟異端文化的惡質
畢竟金庸的刀光劍影
才可以文化

這個新世界的文化本由暴力組成
因為暴力在數千年後總算從生活中逃脫


我們

不再需要用弓刀斧殺害動物


但卻依然需要動物園來監禁
你我心中的獵食者衝動


我們渴望著渴望著硝煙跟血肉的氣味
HBO的戰爭連續劇大受好評
大人們 手上拿著假想的狙擊槍對準德軍還是日軍

然後告訴小孩子們

「火影忍者是暴力漫畫唷~~你們不可以看唷~~會被帶壞唷~~」

然後扣下扳機
PR
2006.08.14
單方面仲裁俱樂部

一、打招呼


下午兩點半。


在某棟舊公寓的其中一間小套房中,發出了一連串杯碗瓢盆打翻的可怕聲音。

大多數鄰居都已經習慣了奇怪的聲響,不過有些新來的依然打開門來張望,想知道發生了些什麼事。他們很快地便發現聲響是由哪一扇房門內所傳出來的。

門的側邊掛著簡陋的直式招牌,看來似乎是類似辦公室或營業所的地方,除此之外跟其餘的房間並沒有什麼差異。


「單方面仲裁委託處」。


漆黑的招牌塗上這幾個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也不能稱得上工整的鮮紅大字,看起來不但毫無莊嚴感,而且還給人一種可笑的感覺。

但,對於「某些人」而言,恐怕光是聽到這個名字就會連續幾天惡夢纏身難以入眠。


對於知道「內情」的人而言,這個城市最黑暗、最令人戰慄的地方,就是這裡。

宛若奈落地獄入口。




碰地一聲,鐵製的房門被由內用力打開。


「嗯~~郭先生住在哪間房啊……糟糕了,忘記了呢,呵呵呵……」

頂著一頭尾端微捲的黑色長髮,戴著橡膠手套的雙手捧著空鍋,眼睛瞇成一條線嘴上掛著笑意的女性口中邊喃喃自語邊在走廊上徘徊,想找到「郭先生」的房間。



……

真的,這間辦公室是很可怕的地方,真的很可怕。裡面的相關人士都是些窮兇惡極的東西,如果要提到他們的作為,就連三歲小孩聽到都會嚇得尿褲子。

身為這類窮兇極惡者,通常都必須隱藏起自己的身份,然後在這種不起眼的地方租一個隱密的套房,深居簡出以避免被仇家尋仇或是被警察逮捕。更必須隨時提高警惕,以免被人偷襲暗殺。



「啊啊,郭先生,正好遇見您,正要拿鍋子還您呢。謝謝您的滷肉,真的很好吃呢。下次也讓我作些什麼別的給您吃吧!」

「喔,是席小姐啊,不用了不用了,真是太客氣了。反正我一個人也吃不完,而且妳們上次才幫我抓到闖空門的小偷,還勞煩妳們特地送去警察那邊,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還這分恩情呢。」

「您才是太客氣了~~呵呵呵……啊!我的房門忘記關起來了!怕狗狗又會偷跑出來,那麼我先失陪了,不好意思,下次再聊吧!」

「妳也要多小心呀,最近闖空門的越來越多了,門要記得隨手關上才好。」

黑色長髮的女性對著「郭先生」鞠了個躬,然後轉身跑回房間,用力地把自己的房門關上。黑色的招牌接收了過剩力道的衝擊,稍微搖晃了幾下。



呃。

這個協會真的是很可怕的地方,這是真的……

是真的啦。大概吧。


────────────────────


下午兩點半。


頂著紅色頭髮的紅色大衣,兩手空空走出家門。

鑲嵌防彈鋼板的實木房門在身後重重地關上,連鎖的自動閂門機械音是防盜系統運作中的證明。

隔著深紅褐色馬靴的步伐規律地緩緩踏下台階。

「那個,我說,繪理香啊。」

「嗯?」


染滿火紅的女士停下步伐,身上散發出來的熾燄猶如凍結一般等著回應。


「今天我們好像沒有出場機會耶?這話好像只到這邊為止了。」

「……嗯啊?什麼跟什麼?」

「呃……沒事。我說還不快點去的話目標搞不好就跑掉了。」

「呿,我這不就正準備要騎車去了嗎?你是還想怎樣啊?」

「喔,對不起。」

看不見人影的聲音率直地道了歉。

女士用右手狠狠地彈了一下自己左耳的耳飾。


火舌重新竄起,飄動的衣擺跟長髮隨著腳步向前蔓燒,嫌棄連空氣也因此變得灼熱似地,用低八度溫的視線望著前方。


馬靴聲在地磚上響亮。

女士翻身跨坐上一台亮紅色的重型機車,身體略略向前弓屈,雙手握住了龍頭。


「我說啊,繪理香。」

「……又怎樣啦?」

「雖然問了很多次,但是不戴安全帽真的沒關係嗎?」

「才不需要那種東西,少囉唆。」


引擎啟動,750CC的聲響結實有力,猶如蓄勢待發的猛獸。


被稱作繪理香的火紅熾燄抬起頭來看著前方。


一陣紅色的疾風,往道路盡頭雷馳而去。
2006.08.13
單方面仲裁俱樂部

零、初次見面


午後。

晴時多雲,悶熱的天氣在空中徘徊,恐怕不久就會演變成雷陣雨。氣溫居高不下,大約是空調可設定最高溫度再往上個六七度那麼多。不過還沒破四十度。

室內充滿著在空調運轉時透過管線循環系統送出的,具有獨特機械氣味的氣體。

燈光是昏暗。跟天花板垂直的圓形省電燈泡組欠缺情趣地亮著,人造光在並不寬廣的白色室內牆來回反射。


嘩啦,書頁被翻過了一頁的聲音。



「……最近的書,都是這個樣子。什麼輕小說的。」

側臥在沙發躺椅上的女性將視線維持在書本上,對著紙漿片抱怨。秀麗而又炫目的紅色長髮,在沙發皮上隨意地散開。

「喔?」

沉穩回應的男性聲音在空中迴盪。

「淨是些,什麼少年啦,遇到了特殊的少女啦,或者拿著槍或著手腕嵌著彈珠,還是什麼冰髮霜眼的討債手啦,啊,尤其最近也很流行噴鼻血,很多女主角沒事作就會噴,天底下哪一個Lady會這樣噴鼻血我是不清楚,像我就不會。」

「……喔喔,是啊,Lady,嗯,是Lady沒錯……妳是不會那樣。」

「嘖!不然,就是得重病的少女啦,或者什麼狼瘡什麼症的大學生,要不就被車撞死的,像是在宣傳交通安全似的。可是也不對,又很多無牌騎機車甚至偷機車的,不良少年才會這樣作。」

「呃,我覺得好像很多重點都……而且那個大學生什麼的不是輕小說吧。」

「管他是什麼,網路小說跟輕小說都一樣啦,淨是些垃圾。看看,還有這種的,主角不男不女還拿著十字弓槍,跨下騎著一台沒掛牌照的摩托車,要不就是會說話的狗還是貓,還是什麼藍色巨塔白色巨人的,還超能力者咧!」

「嗯……我有點跟不上妳的速度耶……」

「誰要你蠢。你看,還有這個什麼,會脫下褲子還是裙子的蘿莉,拿著根釘滿釘子的棒槌四處亂揮,又猥褻又噁心又沒水準,這種作品居然還能大賣然後改編成動畫,這世界真是太沒天理了!還有,什麼會說話的墜飾還是手機吊飾,會說話的碰碰車,怎麼,連人類的夥伴都不想寫了?這些會講話的怪東西是噱頭還是什麼?」

「呃,這個,再說下去好像得罪的人越來越多了……?」

「得罪誰?這邊的聽眾不就你一個人?還有,亞洲的國家哪一個什麼時候允許持槍了?在書包裡面放一把克拉克根本就是莫名其妙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要不就是被警察抓走要不就是被媒體訪問吧!再不然,週邊的人知道這件公開的事情之後怎麼可能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嗯……」

「真是莫名其妙,先不管這種Boy Meet Girl的老套橋段,這些作品都只會寫些超常事件,說難聽點就是超沒常識,不寫這些東西就賣不出去還是不會寫嗎?像是被馬桶沖到異世界,還當了什麼勇者還是魔王還是長頸鹿的,這種情節真是老套至極!這些作者寫作品都不先仔細思考才寫的嗎?」

「這……」

愛抱怨的Lady長篇大論地聒噪著抱怨些跟自己無關的事情,這似乎是種常態。

「我還沒有說那種整個偵探團全都有超能力,或者是把學生都放在一間教室互相殘殺的咧!那種東西的作者要不就是有病,要不就是變態!」

「我說,變態跟有病好像是同一個意思……」

「吼喔喔喔喔喔!」


呼,啪啦,唰唰,碰。


小說文庫本被隨手甩到牆壁上的聲音。


「你從剛剛就一直很囉唆,很多意見!想說什麼,就快點給我說!!」

愛抱怨的Lady坐起身來大叫。

「這個……」


「怎麼說……我覺得全天下的人都有資格抱怨,可就好像妳是最沒資格抱怨的……」


在紅色頭髮的女士左耳垂掛著的鐵黑色日本刀式耳飾,不知是從刀鍔還是刀身還是刀柄的地方發出了人類的聲音,作出了大膽的反論。猶如不畏死正面對粗野鬥牛的嬰孩。


句末的聲音逐漸變小、飄散。卑微的耳飾馬上便想起自己的行為不啻是嬰逆鱗的行為。

慘了,耳飾內心咒罵著自己的愚蠢。


憤怒的女士迅速且用力地握著自己的耳飾,粗魯地搖晃著。

「你說什麼!!我這可是不得不接受的天殺的現實,不是那些愚蠢又莫名其妙的空想,那些傢伙要作性幻想就該躲到廁所去自己掏……」

電話鈴聲猛烈地響起,話聲……或者說吼聲,被硬生生打斷。


紅色的女士把句子吞下肚,翻身伸手接起了在茶几上擺著的電話。

會說話的耳飾默默地閃耀著鐵灰色的光澤,側耳聽著通話內容。


話筒旁的表情隨著對話內容不斷變化,最後浮現出唯有強者才會出現的,所向無敵的笑容。


「三小時後聯絡。」


眼角浮現出的是凝聚的自信跟傲慢,嘴裡吐露出的是遊戲口吻。

隨著甩下的手,話筒掛上。

喀嚓。


一切經常都是突然,卻又是如此的自然。

生活步調跟工作的切割,完美的SOHO跟協調。

細長的吊飾如此想著。



即刻,仲裁開始。
2006.07.27
(Poem)


咚隆咚隆 楊柳樹
扁平的十字鑿在柏油上漫步
腳跟在窟窿中駐留
涕淚在眼眶中流

又是一個神聖的夏日午後
又到了一個不明瞭的城市
同一個地點不同的時代
同一個小鎮另一個城市

巨大的等身抱枕張大眼睛
回饋的體熱是自身的體溫
她從不開口

速克達在窟窿上奔馳
塑膠殼是脆弱的心
鐵器時代綿延至今日
從未改變過雄獅一二五上的瓦斯鋼瓶

空氣清淨機在顱內作響
啪躂啪躂地抽走味增
藍白拖鞋在所謂古老小鎮上信步
哺乳的禽類在地表上奔馳

雙足左右輪迴
前後搖擺尋求界線
摩擦力漸趨極大值
物理上矛盾的是我就快要升空

無端一個噴嚏把我自身吹起

三百六十層的高樓大廈在足下遠去
狂笑著成為投射砲石
進入太陽軌道

永遠摸不著核心 公轉著
在軌道上無盡地飄散飛舞
對著內徑伸出左手
從沒有銅戒的無名指開始被烤蝕

低頭看著翠綠湛藍
分不出熟悉的都市還是海洋
低頭垂泣著力所不及
用身體跟未來進行 無止盡的圓周運轉
2006.07.26
(Poem)


密西西比
在泛橘色泛藍
帽子 跨坐在
此片土地數千年不曾育過的四足

硜躂硜躂
蹄鐵在礫上拼命攪拌
硜躂硜躂
汗血是記憶中的遠親
脆弱的腳踝受不住百斤
體態勻稱的公主不曾喘息

硜躂
一聲自矽化合物產生的鎗響
下肢修長的公主停下腳步
此路不通的招牌在耳旁響起
不點燈的隧道在眼前蔓延

戴著帽子的英雄起身
自纏綿跨坐於上的公主身上離開
離目標還有數萬里蜿蜒
英雄需要前進
英雄需要道路
英雄需要奔馳
英雄需要翅膀

停止的眼眸不會前進
道路也停止綿延
失去了奔馳力量來源的公主

距離目標唯一的捷徑是翅膀

於是用靈魂灼燒塊狀
滴蠟在體表留下傷痕
非自身發育成的羽毛 點綴成
最壯健有力的陶瓷汽缸

向公主道別的是右邊的副翅
滲出淚水的是左心房
我往最終的目標
天上
飛向宇宙 浩瀚無垠

也明白在這灼熱毒辣的七月
即使低空飛行 翅膀也會分解
隕落是一己宿命 在這第四維元素前方
我有如希臘英雄一般咆哮 一般笑場

看著被熔蠟黏固的腕錶

距離粉身碎骨還有三秒
2006.06.25
是誰說一定要在劍橋河畔或是香榭大道下,用著纖纖玉手緩緩打開那些一看就覺得很貴的精美小日記本或筆記本(還附著看起來很高級的小鎖)才能夠寫出優雅的札記?而去掉國外的部份,又是誰說到淡水一定是流浪而流浪一定得去淡水,為什麼千千萬萬篇在台灣的本土愁思第一句話都得標著「淡水」兩個字?

我就是這麼樣地從淡水流浪而來,而在這邊悠閒地活著,在這個埔里,這個暨大。

因為我認為自己是很優雅的,所以我也要來寫札記之類的鬼東西。
2006.06.25
這是國文課上的隨堂作業,基於紀錄自己文字的習慣,揭露於此。
2006.06.25
他呆望著躺在流理台上的兩個雞蛋,但,似乎像是挑釁似地,兩個雞蛋不斷微微地滾動著。

鍋子裏的熱油跟鍋子下的熾焰都像是等不及開殺戒一樣,不斷的發出奇怪的噗噗聲。燃燒不完全的紅色火焰,像是在向他人招手般,軟弱地喚著。
2006.06.25
我呆望著手中黑色的牌,少少的幾片木塊,決定我接下來的命運。

孤注一擲的命運。
2006.06.25
「學弟,由你剛剛的反應看來,你對於模型似乎也很有興趣?」我突然發現背後似乎是有人在跟我說話的樣子,便轉頭過去看看。


不轉還好,一轉就差點被嚇了個半死。
2006.06.25
繼續往前走,突然看到一個大大的等身蘿莉可動人形被擺放在一個攤位的旁邊,那應該是樂透魔法使,那個本之木菊吧?我不由自主的往那邊走去。

「各位學弟!有任何的蘿莉控在場嗎?無論是二滴控或是對真實蘿莉有興趣的,還是說根本就是立志作宮X勤二世的超級御宅,看過來看過來,失中蘿莉推倒聯盟有著各式各樣的蘿莉可供選擇,包括純愛或鬼畜的蘿莉HG,與各小學與國中的蘿莉特別聯誼,保證滿足你各式各樣的推倒慾望!」失敗高中蘿莉推倒聯盟的看板突然發出了七彩光芒,原來是霓虹燈看板。

「蘿莉好棒啊~!」已經有人開始忍受不住那些蘿莉的誘惑,開始寫報名表了。
2006.06.25
地下失敗的門口有一個櫃檯,旁邊有著奇怪的學姊,桌上有著一大疊的紙張。
2006.06.25
今天是失敗高中新生訓練的第一天。
2006.06.25
她的臉色瞬間轉為蒼白,手上的反抗力量也減弱了。

不過,其實我還是會怕她會亂叫,畢竟那樣會使我的處境極糟。

我靈機一動,便用左手掐住她的臉頰之後親了上去,並且伸出了舌頭開始攪動。


一股無以名狀的奇妙氣味,略帶點酸甜,黏黏的。
 HOME : Next 
Who am I? 24601~~♪
點我看詳細介紹
我是fafa,台灣人。
目前職業是死大學生一枚,淡大日文二年級,兼任控姐教首席宣教士,副業是輕小說翻譯。
喜歡文學、藝術、動漫畫遊戲。
受害諸君畫押簿
愛我就是引用我
(09/29)
(09/29)
(09/29)
(09/29)
(09/29)
(09/29)
(09/28)
(09/28)
(09/28)
(09/28)
(09/28)
(09/16)
(09/15)
(09/15)
(09/15)
翻箱倒櫃機器人
Otakus Blogroll
朋友怎麼都是宅
我的主張我貼紙
不健全サイト_Unhealthful
自己満足サイト_Self_Gratification
時間のないサイト_No_time
やる気のないサイト_Inactive_site
やる気のないメイド_Inactive_maid
メイドさんが欲しいです_Want_a_maidsan
行き当たりばったり_Happy-go-lucky
ぐったり同盟_Limp
脱力_Exhaustion
SU*SU - Student's Uniform Union
NO MSDOC
Any Browser is OK!
Get Firefox!
自動播放撲滅委員會_Don't_Autoplay!
消失同盟_Disappear
朝弱同盟_Cant_weak_up_early
日本限定方條碼
訂閱個Feed回家
強烈建議各位訂閱這個由
FeedBurner燒出來的Feed

沒更新?來Ping一下FeedBurner!

生的RSS(擅自服用可能吃壞肚子)
這個Blog的LOGO
200×40:

88×31:

歡迎直連、自取。語法於此
創用CC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Blog適用創用CC授權
授權方式: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若遵照CC授權內容運用創作物或衍生物,不需另外通知作者授權事宜。

Powered by Ninja.blog / TemplateDesign by gradi  

忍者ブログからのCM →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