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Missagain ﹎/﹊ fafa's MoeMoeArt

うららうららうらうら

2017.11.2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6.06.25
現在是公元兩千多年。

對,兩千多年。不要問我到底所謂兩千多年是多了多少年,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標題寫的世紀末什麼的,不過大概不是,那應該只是作者單純為了方便或是噱頭而隨便取的名字。不、不,我確定那跟北○神拳無關。

我?


原本我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除了掛網看片跟吃飯睡覺以外,實在沒有什麼其他的活動可言。

啊,我差點忘了提到,其實我偶爾也是會去學校安慰教授然後騙騙學分的。這對我而言感覺應該是很重要的樣子,所以我每週都會作個一兩次以表現我認真敬慎的態度。

也正因為如此,我也多少有點認識新朋友的機會,像是跟同學搶最後一排的位子睡覺,或是跟同學買共筆。因為我進了學校之後,很快的就承接了校內既有的片子供應管道,所以有些人會幫我代點名,不過我也不需要感謝他們,反正各取所需。


我本來以為這種愜意平適的日子至少會就這麼持續三年,但,終究是被打破了。


那是我的幸運,也是我的不幸;是上天的餽贈,卻也是上天的剝削。


--------------------------------------


那是一個悶濕的午後。


宿舍一樣的紛紛擾擾,整棟樓冷氣室外機加總起來的聲音同樣的嘈雜不已,偶爾鄰舍會傳出因為冷氣壞掉而咆嘯的憤怒。樓上的能者老是傳出奇妙的、床腳與地板磨擦擠壓的嘎嘎聲。


此時的我,卻不在自己的房間內,而是手上拿著啃食到一半的雞排,橫臥在宿舍僅十幾公尺外的路邊的血泊之中。


宿舍內的我的電腦螢幕上,還是等著我回去繼續播放的,暫停中的及○奈央引退作。


啊……上課要用的原文書好像已經影印好了,我還沒有去拿……

……騾子早上才抓下來的新片,看來也是沒機會看了……


生命的能量,正緩慢但不停的隨著體溫跟血液逐漸的流失。


手腳不知道是斷了還是怎樣,沒辦法動。


不行了,這樣下去,會死掉的。


算了……活著同死了,原不也是差不多嗎……


…………


不行,我還是個處男而已,我不甘心。

可是我真的不行了……好想睡,雖然睡下去大概就會這麼死去……


媽媽……對不起……


--------------------------------------


呼啊!


我忽地自電腦桌前醒來。


一樣的悶熱,一樣的午後,一樣的樓上的吱嘎聲,一樣的電腦螢幕上的及○奈央。


怎麼回事?


自我身體檢查一下好了,我站起身來。頭部OK,頸部OK,胸腹部OK,背部臀部OK,大小腿腳部都OK。

我舒了口氣,看來只是作夢,大概是看片打槍太累,才作了惡夢的。

突然肚子好餓,想吃點什麼。


順應自己的欲望,我把電腦畫面中還在不斷唉叫的及○奈央暫停,拿起了錢包準備出門一下。


及○奈央,這一幕……很眼熟。


我的嘴角不禁抽搐。


此時,我的胃像是查覺我的退縮一樣,催促似的叫了起來。


反正那只是夢吧,我這麼說服著自己。結果,我還是出門了。


我過了兩條街,鑽進宿舍後門外那條被簡稱作“二餐”(全稱是“男子宿舍第二學生餐廳”)的巷子內,很自然的想直接到平常常去的店內買一塊雞排。


雞排……


一股惡寒。


我決定改變心意,便坐下來,叫碗麵線來吃。


吃完之後的回程,我提心吊膽的左顧右盼,唯恐有任何一點差池。


夢中我倒臥的地方我是記得的,在我來的時候有經過,大概是在宿舍後門附近的地方,不過平常後門根本就不會開,所以雖然在宿舍旁的路邊,卻意外的隱密。

來時我還特地觀察了周遭環境,不但找不到任何危險的地方,而且機車跟腳踏車也是沒幾台經過,車子更是根本沒有。其實也是會有學生走這條路,但是大概是因為下午大家不是跑出去玩就是爛在宿舍裡,所以一個人都沒有。

但這不能保證我回程的安全。我的本能使我很想繞別條路,但,想一探究竟的心理讓我還是照著原來的路走。


好奇心會殺死一個大學生。


我還是很難抑制自己雙腳的顫抖。


但我還是慢慢的接近那個命運之地。



到了。



發生了。



我無法動彈。



那應該是我會躺著的地方,那片血泊,正躺著一個男人。

時間差,一碗麵線的。

看起來跟我的年歲相仿,大概也是我們學校的學生。

右手還拿著半片雞排。

眼睛睜大著望著前方的虛無,一動也不動的躺著。

死了。


死了、代替我?死嗎?

活著、我。

夢、我的夢境,死了的我、還活著。

有人死了。

我。不是我,是我嗎?是我,不是。

殺掉、死去、夢、血泊、雞排。


「會有人死,一定要有一個人死。下午兩點四十八分,我告訴過你了。」


……!?

思緒,我的思緒,開始狂亂的沸騰起來。


無數不知所謂的關鍵字奔騰而過,耳語。那是聲音,而又不是耳朵聽到的聲音,但那的確是我聽到的聲音。


那是我的聲音。


「血泊、外出、雞、雞排、及○奈央、宿舍、舍、二餐、路旁、男人、孤獨、死、死、死、死、死、死、死、死……」


「不要再說了!」我歇斯底理的對著“自己”大叫。


「聽、聽我的話、聽話、我說、死、不聽的話、說不聽的話你會死、要、命運開始運轉了,跟著走吧。」


「……你到底是誰!?」我痛苦的大喊。


「我嗎?呵、呵呵、我、我啊……我,即是全,全即是我……我,就是你們口中說的真理。」那聲音、我的聲音,雖然笑著,但卻很正經的這麼說著。


「……什麼……什麼跟什麼……你的台詞好耳熟!我想起來了!!你在那個鋼……」


「啊啊啊啊啊,你先睡吧,睡吧,下次再說……」


「等……!!!」


我突然失去了意識,就這麼暈了過去。
PR
Post you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Select Color
Comment
(煩請在內文加入「tsuyokisu」字串)
(「tsuyokisu」という単語をコメント本文の中に入れてください)
(Please add the word "tsuyokisu" in your comment text)

pass  繪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這篇文章的Trackback URL:
  BackHOME : Next 
Who am I? 24601~~♪
點我看詳細介紹
我是fafa,台灣人。
目前職業是死大學生一枚,淡大日文二年級,兼任控姐教首席宣教士,副業是輕小說翻譯。
喜歡文學、藝術、動漫畫遊戲。
受害諸君畫押簿
愛我就是引用我
(09/29)
(09/29)
(09/29)
(09/29)
(09/29)
(09/29)
(09/28)
(09/28)
(09/28)
(09/28)
(09/28)
(09/16)
(09/15)
(09/15)
(09/15)
翻箱倒櫃機器人
Otakus Blogroll
朋友怎麼都是宅
我的主張我貼紙
不健全サイト_Unhealthful
自己満足サイト_Self_Gratification
時間のないサイト_No_time
やる気のないサイト_Inactive_site
やる気のないメイド_Inactive_maid
メイドさんが欲しいです_Want_a_maidsan
行き当たりばったり_Happy-go-lucky
ぐったり同盟_Limp
脱力_Exhaustion
SU*SU - Student's Uniform Union
NO MSDOC
Any Browser is OK!
Get Firefox!
自動播放撲滅委員會_Don't_Autoplay!
消失同盟_Disappear
朝弱同盟_Cant_weak_up_early
日本限定方條碼
訂閱個Feed回家
強烈建議各位訂閱這個由
FeedBurner燒出來的Feed

沒更新?來Ping一下FeedBurner!

生的RSS(擅自服用可能吃壞肚子)
這個Blog的LOGO
200×40:

88×31:

歡迎直連、自取。語法於此
創用CC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Blog適用創用CC授權
授權方式: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若遵照CC授權內容運用創作物或衍生物,不需另外通知作者授權事宜。

Powered by Ninja.blog / TemplateDesign by gradi  

忍者ブログからのCM →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