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Missagain ﹎/﹊ fafa's MoeMoeArt

うららうららうらうら

2017.11.2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6.06.25
她的臉色瞬間轉為蒼白,手上的反抗力量也減弱了。

不過,其實我還是會怕她會亂叫,畢竟那樣會使我的處境極糟。

我靈機一動,便用左手掐住她的臉頰之後親了上去,並且伸出了舌頭開始攪動。


一股無以名狀的奇妙氣味,略帶點酸甜,黏黏的。

右手也同時伸進了她的裙內,開始隔著柔軟而單薄的絲質內褲輕輕的搓揉,同時享受著這種美好的手感。

「!!?!?!」

像是被突然電到一般,她開始死命的扭動,雙手拼了命又打又推的想要把我的手給扳開,頭也用力的想要轉動,試圖擺脫我的雙唇與舌頭。

我絲毫沒有被她的反擊給影響,舌頭只有纏得更緊,右手也加緊了力道。


經過了兩三分鐘,她似乎是累了,便停止了掙扎,眼神也從驚恐轉變為帶點朦朧的奇妙眼神。

我的嘴唇也離開了她的嘴唇,事實上,深吻三分鐘還真是累爆了。

她「呼」的一聲,開始劇烈的喘氣。

其實我也有點缺氧,所以跟著作了個深呼吸緩衝一下。


「可以回答我了嗎?為什麼要殺我?還有,妳到底是誰?」

我停止了所有的動作,直定定的望著那因為刺激而亢奮的潮紅雙頰,以及因為粗暴的動作與掙扎而凌亂不堪的衣服。

真是綺麗動人。

事實上我是第一次做這種事,畢竟我之前也只是片看的比較多而已。

不過,看來我還滿有天份的。

只是,她還是沒有回答。


正合我意。


我粗暴的扯開她的衣服,露出了被深紫色內衣緊緊包覆著的白晢乳房。

內衣的花紋是很普通的那種,滾著簡單的蕾絲邊,後扣式的,所以脫起來有點麻煩。


真是,十分的吸引人。

莫怪乎有人說乳房是上帝賜給女人最美麗的禮物,誠然如此。

我特地的仔細欣賞了一下,畢竟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女孩子的胸部。

很自然的,我把手環到她的背後,想要解開她的胸罩。她似乎是已經放棄了抵抗一樣,軟垂著任我擺佈。

然後,這一對無瑕的乳房在我的面前無保留的呈現。

這真的是上帝的傑作,我根本無法形容其萬一。

我情不自禁的靠了上去,把自己的臉埋在乳溝之中。

一股柔軟而甜美、含蓄的香氣,就好像是這對白玉正如玉米上的奶油塊,正緩緩的融化著一樣。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享受著這股甜美。


「……為什麼……會知道我要殺你……」

我抬起頭,看著她的臉。

露出了個促狹的笑容。

「我亂說的,因為我太喜歡妳了。」

「……咦?!」

她因為聽到了難以致信的回答而驚訝的望著我。

我刻意不理會她的驚呼,只是低下頭去,開始舔弄她胸前那已經立起的粉紅珍珠。


「說清楚啦!!」

她兩隻手抓著我的頭,用力的扳了起來,強迫我跟她四目相望。


喔喔,起效果了。

趁勝追擊吧。


「我啊,從第一次看到妳的時候,就已經喜歡上妳了喔。我好想用盡我短短的此生,在那陽明山上的萬紫千紅中擁抱著妳,吻妳一百、一千、一萬次,吻一次就說十次我愛妳,說到妳我早已不需要言語就能互通心意,然後橫臥在花海中,瘋狂的作愛,用體溫感受彼此的體溫,直到我們再也無法動彈……」

她臉很明顯的更加紅了,我不知道是言語的力量還是我舌頭跟指頭的功勞,但看來我是成功了。


所以,我可以繼續了吧?

我急急忙忙的想要脫掉她的內褲。


「……騙子……」

她突然低低的說了一句,我猛然抬起頭來,看著她。


我突然有點惱怒。


「雖然說我啊,真的是很隨便,而且我也只是剛見過妳而已,甚至連妳的名子都不知道……」

我吞了口口水,不知不覺的,連我也開始認真了起來。

「總之,我剛剛所說的全是肺腑之言。其實我認為我大概得不到妳,但至少我也要得到妳的身體。」

她驚訝的瞪大眼睛,我沒有管她,繼續說下去。

「老實跟妳說,我在這之前連真正的女人的胴體都沒看過,也沒有喜歡過別人。我很膚淺,只喜歡漂亮的女孩子,但並非完全只是那麼膚淺,雖然妳不見得相信,不過我也見過妳的可愛與溫柔。因為我是真的喜歡妳,所以即使會被妳殺掉也無所謂,但我一定要擁有過妳,即使是假的也好,只有肉體也好,只有一次也好。無論如何,我絕對不是什麼騙子,因為我是認真的。」


她整個人已經完全的呆在那邊,事實上,我自己也被自己給嚇到了。


剛剛的亢奮已經漸漸消散,我放開了她,轉身坐在床沿。


我在幹什麼啊我……


然後,她也緩緩的坐起身來,跟著坐在我的旁邊。


有點尷尬。

我好像太衝動了,是失敗了嗎?


「……我是迦勒里恩(Galilean)組織派來殺你的。不過,問為什麼要殺你,其實我不知道,只是說你有可能毀滅這個世界的既存秩序而已。」


她回答了我之前問的問題。

也就是說,我之前的行動還不算失敗。

但其實我聽不太懂。


「……那是什麼組織?」

「我們是世界上最大的基督教統合組織,從十世紀開始在幕後指導並且維持整個基督教世界。」

「所以說,妳是該組織的殺手嗎?還是裡面的修女?」

她笑了一笑。


「我從小就沒有爸媽,是井上長老養大我的。井上長老在組織裡是個重要人物,所以他雖然就像我的父親一樣,但他從未讓我喊過他一聲爸爸。」

她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只是自顧自的說著自己的故事。

我靜靜的聽著。

「一天,我醒來之後,一切都變了。井上長老被中國的楊長老給誣陷為私通異教者,結果被抄了家,家裡的人除了年輕的女孩子以外,全部都被殺掉了,財產也都被楊長老給私吞。我當時被綁到了楊長老家的地下室,然後同時被一二十個人……被一二十個人……每天……」

她說著說著,就這麼流下淚來。

我看了很是不捨,便輕輕的拭去了她臉上的淚痕。

她沒有反應,只是繼續說著。


「這一年多以來,我一直過著這種暗無天日的生活,直到前天,楊長老親自跟我說,有一個很厲害的魔鬼該被殲滅,只要我願意利用美色來誘惑並且殲滅這個惡魔,我便可以得到自由。」

「那個魔鬼就是我嗎?」

沒想到我這麼厲害耶。

「是的。但,我早就知道真正的魔鬼是誰了。」她咬牙切齒,「就是楊長老他自己!我知道你大概跟井上長老一樣,也是無辜的人,但我很自私,為了自己,所以我非殺掉你不可。」


我聽到這邊,笑了出來。


「那就把我殺掉吧。能被妳這麼可愛而又美麗的女孩子殺掉,是我的幸運。」

這是違心之論,說說而已。

我可不想死。


……應該是這樣子沒錯。


「我本來真的要把你給殺掉的,因為我是個自私而又惡劣的人……可是,可是你卻這麼的壞,這樣對我……說那些有的沒的……說什麼喜歡我……已經一年了,這一年多以來沒有人把我當人看,更別說什麼喜歡我之類的……但是我這麼自私,沒有價值的……怎麼會有人喜歡呢……都是騙我的……」

她又哭了起來。

我見猶憐,這個辭彙的真正意義,我直到現在才知道。


我的心突然猛烈的跳動了起來。


不捨、同情、愛憐、關懷……種種雜沓的情感湧上,我把她攬入懷內,她就像是一隻無助的小小貓一樣,在我的懷抱中哭泣著。

現在的我內心不斷湧出的,到底是什麼?


「那不是妳的錯,不要哭,我現在還活在這邊,就代表著妳是個溫柔而善良的人。」

我輕輕的拍著她的背,溫柔的述說著。

其實是,我已經從之前的夢中了解到了這一點。

她是溫柔的,但是所有人都以殘忍對她,而且還強迫她對別人殘忍。


「……我不要回去……可是……你為什麼……這樣的話……我怎麼可能殺的了你……」

她哭的更兇了。


該怎麼辦?


我該怎麼辦?


她不想回去,那該去哪裡?

這算是我的錯吧,所以說,要來我這邊嗎?

她願意嗎?

雖然我好像正在被追殺,但是多了她,我的人生恐怕真的會徹底混亂起來。


但我真的好像已經喜歡上她了。


我突然感覺到,我應該割捨掉一些東西。

那是我現在已經習以為常的,隨處充斥著的東西。


雖然那是無關緊要的東西,但是如果真的捨棄了的話,就不能回頭了吧?


無所謂。


「……我帶妳走吧,我愛妳,如果妳願意的話,我願意帶著妳走。」

我把她的臉捧起來,看著她呆怔的臉,替她輕輕的吻去淚痕。

「一起走吧,我好像有些事情是應該做的,只是我不知道。反正現在的我,也沒有什麼真的該做的事情,有點突破總是好的。」


她呆呆的看著我。


「一起走吧,我總認為自己會變成英雄,因為我好像得到了奇怪的能力。我不知道我可以是什麼,但我可以試試看,反正當個擺爛的死大學生也沒什麼樂趣,我也膩了。一起走吧,我一直都想過著四處流亡的生活,一定很有趣。」

我堅定的看著她的臉,兩手握住她的肩膀。


她又流下了淚水。

只是,眼中閃爍著的,很明顯的是喜悅之淚。

「……真的……?」

我苦笑了一下。

「我說了的東西是不會隨便改變的,只是妳今後有得犧牲了。」


她只是用力的抱住了我,跟我又一次的深吻,代替回答。

這次是真正的,充滿深情的深吻。


我發現,我好像已經找到了我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而不是及○奈央。


兩分鐘,我們互相的吸吮交換著彼此的唾液,然後依依不捨的分開彼此的嘴唇,嘴角跟嘴角之間牽出一條銀色的絲線,

然後,我們深情的對望著。


該出發了,我的新人生。


「那,我們開始來逃亡吧。」

我對著她,深情款款的說著。

「但在這之前,我們先去陽明山上瘋狂的作愛吧。」

「不必去陽明山吧,在這裡作不就可以了嗎?……而且,你剛剛中途停下來,其實我也是很難受的……」

她性感而嫵媚的笑著,我的分身似乎又受到感召,讓我有了再度侵攻的力量。


不行。

「不行,剛剛我只是開玩笑的。現在不是鬧的時候了,如果繼續待在這邊,我們恐怕會遇到其他的危險。」

我走進前去,用力的抱住她。

「我也很想作,但不是現在,總之先回我的宿舍打算吧。」
PR
Post you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Select Color
Comment
(煩請在內文加入「tsuyokisu」字串)
(「tsuyokisu」という単語をコメント本文の中に入れてください)
(Please add the word "tsuyokisu" in your comment text)

pass  繪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這篇文章的Trackback URL:
  BackHOME : Next 
Who am I? 24601~~♪
點我看詳細介紹
我是fafa,台灣人。
目前職業是死大學生一枚,淡大日文二年級,兼任控姐教首席宣教士,副業是輕小說翻譯。
喜歡文學、藝術、動漫畫遊戲。
受害諸君畫押簿
愛我就是引用我
(09/29)
(09/29)
(09/29)
(09/29)
(09/29)
(09/29)
(09/28)
(09/28)
(09/28)
(09/28)
(09/28)
(09/16)
(09/15)
(09/15)
(09/15)
翻箱倒櫃機器人
Otakus Blogroll
朋友怎麼都是宅
我的主張我貼紙
不健全サイト_Unhealthful
自己満足サイト_Self_Gratification
時間のないサイト_No_time
やる気のないサイト_Inactive_site
やる気のないメイド_Inactive_maid
メイドさんが欲しいです_Want_a_maidsan
行き当たりばったり_Happy-go-lucky
ぐったり同盟_Limp
脱力_Exhaustion
SU*SU - Student's Uniform Union
NO MSDOC
Any Browser is OK!
Get Firefox!
自動播放撲滅委員會_Don't_Autoplay!
消失同盟_Disappear
朝弱同盟_Cant_weak_up_early
日本限定方條碼
訂閱個Feed回家
強烈建議各位訂閱這個由
FeedBurner燒出來的Feed

沒更新?來Ping一下FeedBurner!

生的RSS(擅自服用可能吃壞肚子)
這個Blog的LOGO
200×40:

88×31:

歡迎直連、自取。語法於此
創用CC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Blog適用創用CC授權
授權方式: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若遵照CC授權內容運用創作物或衍生物,不需另外通知作者授權事宜。

Powered by Ninja.blog / TemplateDesign by gradi  

忍者ブログからのCM →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