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Missagain ﹎/﹊ fafa's MoeMoeArt

うららうららうらうら

2017.10.2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6.06.25
繁華的冰冷街道。


來來往往的人,在街道上無數次地交身而過,沒有熱度的大衣外皮不留情地把所有的溫柔都關在裏面。

沒有人願意露出多餘的表情或聲音,體熱也是。

除了來往穿梭著的自律型街道清潔機器人用擬人童音不斷重覆著的「請借過」以外,街道的空氣中充斥的只有波濤洶湧的腳步聲及衣物摩挲的聲音。

街道旁是燈火璀燦的商家,數不清的招牌放肆地在空中張牙舞爪著。從來沒有人去在意這些招牌是否有無用處,正如從來就沒有人在意過這個城市——這個世界,究竟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


明明每個人都踩著相同的步伐的。



叮鈴鈴鈴鈴……



清脆地劃過了空中的,象徵著十二點即將到來的預備鈴。


所有人都受到這股聲音的勾引,不約而同地望向了東方,巨大的鐘塔指針指著十一點五十七分。

然後所有人又動作劃一地低頭望著自己的手錶或手機。


十一點三分。所有人的時間都是這麼寫著的,包括正探出頭來看著大鐘的老闆們店裏掛的刻度。



原先的寂靜與秩序瞬間崩潰。



所有的人開始以提高了八度的聲音互相質問著怎麼回事,臉上被驚恐的表情替換掉了原先的無色無味。



然後,第一聲尖叫出現。



他們開始發現到自己的處境,並且開始死命擠入兩旁正紛紛關起門的店裏。慘叫聲像是百節爆竹般輪番爆發,因為被互相推擠的人群無情踐踏著的人數越來越多。

兩旁的店鋪本來就都很小,加上有一些反應機靈的第一時間就關起了店門,所以不幸來不及逃避此一厄運的店全部都客滿了——不,是像電車那樣,沙丁魚罐頭似地硬塞了滿滿的人。



十一點五十九分。



開始出現了哭叫跟哀求的聲音,但已關上的店門說什麼也不開門。有些店因為過滿而關不起門來,於是最外面的人被強硬地向外推著,然後又擠了回來,就這樣作著進進出出的拉鋸戰。

這些店開始放下鐵捲門,脆弱的人體承受不了機械的力道,某些不幸的人四肢跟頸部被無情壓下的鐵片活活壓斷。應該是尚未當場死亡的肉體就這麼堆積著,而門還是一樣沒辦法完全關上,即使拼了命喀嗒喀嗒地捲著。



尖叫聲一直都沒有停止。



噹、噹、噹、噹、噹、噹……



十二下。


鐘塔的分針與時針重合成一線,垂直地指著無語的天空。



就像是某種召喚的儀式一樣。



還站在外面的人依然拼了命地掙扎著,顧不得腳下的呻吟聲。



來了。



正從街道的東側蔓延過來,光明正大地穿越過鐘塔的,那些自黑暗中現身的「人們」,開始撕咬扯碎著已經失去理性的獵物。

尖叫聲激增,而逐漸地變成了淒厲的慘叫。

夾雜著對各方神祉的祈禱與懺悔的是,詛咒。對於神跟黑暗的恨意,是同樣的濃厚。


因為是人類。


獵食者很久沒有如此大快朵頤一頓了,因為平常很難有如此的機會能有滿街的犧牲可供享用。畢竟是長期饑餓中,狼吞虎嚥是在所難免,而牠們也確實十分快樂,並感謝著上天賜予如此豐盛的晚餐。

興奮而忘記禮節的牠們,進食過於粗魯的結果是,鮮肉與殷紅的體液浪費而華麗地在空中飛舞。不知道蹧蹋糧食會不會遭天譴呢?不過牠們應該是不會去在意的。



牠們本身就是一種更接近神的存在。



無數由血與臟器拖曳出來的痕跡,譜出了死者的靈魂那最後的形狀。

而被獵食者此起彼落的哀號聲從城中的每個角落滲出,包括這條街。



大多數人都拼命的想要逃跑,但已經太遲了,畢竟獵食者的速度恐怕是牠們的七八倍以上。也有些人則像是看開了似的完全放棄了任何的抵抗,純然只是呆站著,聽由牠們宰割。


有些較有勇氣的人拿出武器試圖抵抗,但都只是一些隨身的護身用具或是信手拾來的物品,別說很難擊中行動敏捷的獵食者們,就算成功打到牠們身上,恐怕也是沒什麼用的。


或許部份獵食者的身體有受到一定程度的損傷,但牠們就像是完全感受不到痛楚一般——或許真是沒有痛楚也說不定,獵殺的動作絲毫不受影響。



無數被暴力打碎的頭顱滾落,血肉與腦葉夾雜著自破裂的肉體中流出的內臟,在地面上畫成了死者最後的臉譜。



而屋內的人透過強化玻璃,只是面無表情地望著外頭。不知道為什麼,關上了門的建築物並不會被侵擾,即使內外只是隔著一片薄薄的玻璃。



殘破不全的人體在街道上橫陳,血水匯流成河,步道磚砌成的河床太淺,只得氾濫進了兩側商家潔淨的地板。


對於神的詛咒與褻瀆逼近極大。



因為是人類。



不屬於黑暗,卻也不屬於光明的,人類。



受混沌召喚而獲得生命的人們,雖誕生於光明之下,卻終究歸於黑暗。

然後,真正的污穢與罪惡,將以最醜陋的形象,從最深最漆黑的地方再度降臨。



以製造更多的黑暗。



而光亮,終究會被淹沒。



沒有人不知道牠們是什麼。

但,沒有人知道牠們究竟是什麼。



有人說那是喪屍——或者說是中國人的僵屍。


有人說那是惡靈的聚集體,是由過度飽和的欲望與怨恨結晶而成。


有人說那純粹是黑暗的結晶,只是為了吞食光明,與所有已存的實體無關。


而也有人說——


——這是人類一切一切的自私與罪惡,由古至今的累積所引來的——


天譴。



慘劇持續了半小時,而尚未停止。

沒有得到蔽護的人,已盡為黑暗所吞噬。


而尚未褪去的黑暗,以魑魅魍魎之姿在人間滯留。



精心準備好的盛大筵席已然結束,狂歡之後的牠們正四處遊走。


百鬼夜行。


刻意遺忘驚懼而將自己與其隔離開的人們,透過被血染得不甚透明的窗戶窺視著闇黑的一角。


沒有真正的防禦或是反擊,這個城市,因為從最初就畏懼著後果。



這個世界想必有神,因為只有神有資格捨棄自己的子民。



可笑而可悲的人類。


身為棄子。




漫長的數小時後,晚宴的賓客總算盡興而歸,留下的是待收拾的杯盤狼藉。

躲在店內的人也開始離開,在確認過一切都已暫時結束之後。


面無表情地踏著死者破碎的殘骸,活著。



然後,嘗試修好發生異常故障的時鐘,因為這是必定得要依賴的工具。



並且開始不再相信時鐘。
PR
Post you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Select Color
Comment
(煩請在內文加入「tsuyokisu」字串)
(「tsuyokisu」という単語をコメント本文の中に入れてください)
(Please add the word "tsuyokisu" in your comment text)

pass  繪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這篇文章的Trackback URL:
  BackHOME : Next 
Who am I? 24601~~♪
點我看詳細介紹
我是fafa,台灣人。
目前職業是死大學生一枚,淡大日文二年級,兼任控姐教首席宣教士,副業是輕小說翻譯。
喜歡文學、藝術、動漫畫遊戲。
受害諸君畫押簿
愛我就是引用我
(09/29)
(09/29)
(09/29)
(09/29)
(09/29)
(09/29)
(09/28)
(09/28)
(09/28)
(09/28)
(09/28)
(09/16)
(09/15)
(09/15)
(09/15)
翻箱倒櫃機器人
Otakus Blogroll
朋友怎麼都是宅
我的主張我貼紙
不健全サイト_Unhealthful
自己満足サイト_Self_Gratification
時間のないサイト_No_time
やる気のないサイト_Inactive_site
やる気のないメイド_Inactive_maid
メイドさんが欲しいです_Want_a_maidsan
行き当たりばったり_Happy-go-lucky
ぐったり同盟_Limp
脱力_Exhaustion
SU*SU - Student's Uniform Union
NO MSDOC
Any Browser is OK!
Get Firefox!
自動播放撲滅委員會_Don't_Autoplay!
消失同盟_Disappear
朝弱同盟_Cant_weak_up_early
日本限定方條碼
訂閱個Feed回家
強烈建議各位訂閱這個由
FeedBurner燒出來的Feed

沒更新?來Ping一下FeedBurner!

生的RSS(擅自服用可能吃壞肚子)
這個Blog的LOGO
200×40:

88×31:

歡迎直連、自取。語法於此
創用CC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Blog適用創用CC授權
授權方式: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若遵照CC授權內容運用創作物或衍生物,不需另外通知作者授權事宜。

Powered by Ninja.blog / TemplateDesign by gradi  

忍者ブログからのCM →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