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Missagain ﹎/﹊ fafa's MoeMoeArt

うららうららうらうら

2017.10.1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6.06.25
是誰說一定要在劍橋河畔或是香榭大道下,用著纖纖玉手緩緩打開那些一看就覺得很貴的精美小日記本或筆記本(還附著看起來很高級的小鎖)才能夠寫出優雅的札記?而去掉國外的部份,又是誰說到淡水一定是流浪而流浪一定得去淡水,為什麼千千萬萬篇在台灣的本土愁思第一句話都得標著「淡水」兩個字?

我就是這麼樣地從淡水流浪而來,而在這邊悠閒地活著,在這個埔里,這個暨大。

因為我認為自己是很優雅的,所以我也要來寫札記之類的鬼東西。

而其實無論如何,這十八年來我都是以差不多的方式度過的,在每一個討厭的日升跟每一個煩人的日落中。無論如何,生活這回事我過得是十分優雅,雖然身上沒有多餘的錢買那些看起來很貴的精美小筆記本。

就像這個今天,我又跟往常一樣的在無數的程式碼與日文英文資料海中,赫然發現天色已經亮了。依照慣例,我嘲笑了一下自己明明是經濟系卻一點也不像個經濟系的學生,然後思考一下比較重要的事情。

而所謂比較重要的事情馬上就有了結論,我隨手蓋上了Notebook的上蓋,很快地穿好外出的衣服跟外套,拿起錢包跟鑰匙,然後出門。

因為肚子餓了想吃早餐。


從寢室走了出來,在貌似無限重複的無趣建築物中慢慢地踱步出來,回頭一看,重新確認了一次自己是真切地走出了宿舍之後,才緩緩地用雙腳將自己的軀體往摩托車的停放處移動。

當我移動到愛車的旁邊,並且從口袋掏出了鑰匙之後,才遲鈍地發現停車場的出入口不知道為什麼有著一堆無聊的人跟一台無聊的攝影機擋住了動線。在仔細地思考之下,我總算明白這些人是來做什麼的,看來無聊的人是我,因為無聊的人總是認為一切事物都是無聊的。

但是無論他們無不無聊,車道被佔據我就無法騎車離開,關於這個嚴肅的問題,我仔細思考了一下,並且在一分鐘內做出了數個困擾的表情之後,就決定把鑰匙收起來,慢慢散步去早餐店。也好,偶爾散散步是好的,畢竟人類在有了這堆莫名奇妙的交通工具之後就不太用腳走路。雖然我也是人類,但是我還是偶爾走一下路比較好,這樣比較像禽獸,像個禽獸對身體會比較好。

然後就在我即將離開停車場時,我發現了可以把機車從此處駛離的途徑。

雖然我頓了一下,但如果就這樣走回去的話,感覺就似乎是輸了些什麼,所以我便低下頭來,繼續往前走。

反正都已經是禽獸了。


暨大的校園很漂亮,不管看幾次都這麼認為。草跟樹木快樂地讓人快樂起來,而許多我不知道名字的花朵們也彷彿想跟我說話般地吐露著自己的花蕊。但是可能因為我比較愚昧,只覺得好像很好吃。草跟樹木都綠綠的看起來特別好吃,有顏色的花朵應該味道就不太好,我猜她們想跟我說的事情應該是「我很好吃,快點來吃我唷。」

雖然現在的我已經是個禽獸了,但因為剛剛出門的時候有記得穿衣服,所以還是個衣冠禽獸。既然是衣冠禽獸,就不可以做出拔草來吃的愚蠢行為,因此,我放棄了這個好像很棒的念頭。不過我很快(約一秒左右)就因為肚子餓而後悔了,只不過已經過去了的事情是不可以重拾的,就好像二二八。遺憾的是如今還是有很多人繼續揭著這個瘡疤,或許他們肚子也都餓了,也都想拔草來吃。


總之還是忘記掉這堆嫩草吧。我加快了腳下的速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到達了早餐店。我點了一個漢堡蛋,看著永遠缺乏創新的調理動作結束,拿出變化不大的金額付錢,然後抓起裝著漢堡的盒子轉身走人。

一切就跟這十幾年來我常做的事情一模一樣,沒有什麼改變,即使我是在這個暨大。

我想起了我的故鄉跟我的母校,然後我又想起了我的家人。鄉愁只有在當了遊子之後才能充分感受,但是和上次返鄉只相隔了一個月的鄉愁感覺起來格外廉價,可這突然湧上的感覺讓我沒有辦法停止自己的Blue。

或許我思念的並不是家鄉,而是「從前」。我偶爾在淡水也會思念以前的味道,而無論我多懷念昔日淡水的街景、老街、舊店、田野,即使我可以在相片中看到被印成平面的假象,我都已經喚不回童年的味覺跟嗅覺。現在的淡水是無數的偽裝跟媚諂,為了讓更多觀光客願意前來讚嘆自己的可笑。

在體悟到這一點之後,眼淚就好像要奪框而出一樣地打滾,而我,就這麼樣很愚蠢地哭著拿著漢堡走進7-11,像是為了掩飾些什麼而拿了習慣喝的茶找收銀小姐付帳。收銀小姐是個好人,看到我哭得這麼傷心,就願意讓我買走飲料,而且還願意把零頭找給我。我從收銀小姐遞來的錢幣上面看到了國父的堅強,就止住了哭泣,開心地拿著飲料跟漢堡到旁邊的咖啡座坐下來吃,因為我已經餓到沒有力氣拿回去吃了。


由於我是個有品味的人,所以我特地挑了個好位置,然後找了個最棒的觀景角度之後,便開始吃起早餐。我覺得大口咬漢堡跟用吸管猛吸飲料是很棒的事情,優雅也是件很棒的事情,所以大口吃早餐是一件優雅的事情。我愉悅地吃著美味的早餐,看著漂亮的風景以及不怎麼漂亮的行人,我不自覺地在飄落了些許搞錯季節的落葉跟花朵的美景下,抖起了穿著藍白拖鞋的雙腳。

優雅是一種感受,而不是一種外表。就好像聽音樂會,那種被音樂本身激起的感動跟快樂就是一種優雅,而不是因為去看音樂會而變得優雅起來。享受這種閑淡的生活,仔細品嚐這種難得的孤單跟寧靜,即使桌上的不是奶泡打得看起來很可愛的卡布奇諾跟附上雕花刀叉的楓糖鬆餅,而是利樂皇紙盒包裝的泰山水果茶和廉價的美而美漢堡蛋,但只要願意用最棒的姿態跟最敏銳的感受去享受這種美麗跟歡愉,那會就是最優雅的。

在柔美的櫻花雨中穿著和服撐著油紙傘踱步,或是坐在香榭大道旁的純白咖啡座上用著彆扭的姿態喝著昂貴無比的咖啡,那種事情不叫作優雅,叫做視覺表現。

所以說,藍白拖鞋是台灣人的浪漫,而對大學生而言,早上靜靜地坐在好地方優雅地吃著早餐是一種嚮往。令人嚮往而又浪漫的事情,怎麼不是一種優雅呢?


故我優雅地邊抖著腳,邊大口啃著漢堡。


用力抖自己掛著藍白脫鞋的腳的觸感又讓我想起更多事情,我的感性因子又爬了起來,不知怎地又想哭了。實在是煩死了,世界上哪有因為抖腳而哭的?


在停止了腦內這愚蠢的優雅辯證之後,噢,驚覺這漢堡蛋很好吃,看來新開的早餐店真不錯。這又讓我想到我的家鄉的美而美,我又要哭了。雖然美而美全台灣都有,但是鄉愁本來就是全世界共通的一種庸俗浪漫,是一種愚人病。月是故鄉明,不過國外的月亮比較圓,這叫做各有優劣,所以我們也不需要指著夜空抱怨他鄉的月亮不夠亮。



但是這些屁話沒有用,越想只有越難過,所以我就又再度哭了起來。

就又繼續這麼優雅地哭著。
PR
Post you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Select Color
Comment
(煩請在內文加入「tsuyokisu」字串)
(「tsuyokisu」という単語をコメント本文の中に入れてください)
(Please add the word "tsuyokisu" in your comment text)

pass  繪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這篇文章的Trackback URL:
  BackHOME : Next 
Who am I? 24601~~♪
點我看詳細介紹
我是fafa,台灣人。
目前職業是死大學生一枚,淡大日文二年級,兼任控姐教首席宣教士,副業是輕小說翻譯。
喜歡文學、藝術、動漫畫遊戲。
受害諸君畫押簿
愛我就是引用我
(09/29)
(09/29)
(09/29)
(09/29)
(09/29)
(09/29)
(09/28)
(09/28)
(09/28)
(09/28)
(09/28)
(09/16)
(09/15)
(09/15)
(09/15)
翻箱倒櫃機器人
Otakus Blogroll
朋友怎麼都是宅
我的主張我貼紙
不健全サイト_Unhealthful
自己満足サイト_Self_Gratification
時間のないサイト_No_time
やる気のないサイト_Inactive_site
やる気のないメイド_Inactive_maid
メイドさんが欲しいです_Want_a_maidsan
行き当たりばったり_Happy-go-lucky
ぐったり同盟_Limp
脱力_Exhaustion
SU*SU - Student's Uniform Union
NO MSDOC
Any Browser is OK!
Get Firefox!
自動播放撲滅委員會_Don't_Autoplay!
消失同盟_Disappear
朝弱同盟_Cant_weak_up_early
日本限定方條碼
訂閱個Feed回家
強烈建議各位訂閱這個由
FeedBurner燒出來的Feed

沒更新?來Ping一下FeedBurner!

生的RSS(擅自服用可能吃壞肚子)
這個Blog的LOGO
200×40:

88×31:

歡迎直連、自取。語法於此
創用CC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Blog適用創用CC授權
授權方式: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若遵照CC授權內容運用創作物或衍生物,不需另外通知作者授權事宜。

Powered by Ninja.blog / TemplateDesign by gradi  

忍者ブログからのCM →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