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Missagain ﹎/﹊ fafa's MoeMoeArt

うららうららうらうら

2017.06.2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6.07.08
基於一些原因,現在才寫今日的報告。請讓我發洩一下內心的情緒。雖然這種流水帳跟這個Blog的風格大相逕庭,但,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要找人說出來,可又不知道該找誰說,所以就寫在這邊。對不起。這真的是我第一次這麼想用一整篇超長文章的篇幅來寫一天的流水帳,這真的是第一次。

雖然才剛開始打,但我推測這篇可能會比較長,但我認為不知道該怎麼分兩段,總之就先在這邊分段。內容,當然是很多的胡言亂語,有點記流水帳有點莫名其妙甚至最後應該還會有點怪力亂神,應該都會有,不過這是預測,而雖然我沒有預言能力(啊,破破的塔羅技術例外),卻似乎能夠遇見我自己會寫出些什麼,在這個時間點。

我現在正以我自己也想像不到的驚人速度打著字。我已經很久沒有什麼也不想就這樣寫著東西過了。


昨天晚上看考古題看到十二點多,BlesserX用Gtalk敲我,跟我聊到一點左右,讓我的心情放鬆了不少。真的。要消除這種「特殊」的緊張狀態,靠的不是「安慰」或「鼓勵」(當然更不是找碴或者叫罵),而是「日常」。昨晚讓我懷念起我的高中時代。懷念歸懷念,想著明天六點就得出門搭車,於是快快去洗澡然後睡覺。我洗澡通常很慢,但可以很快(別誤會,這不是不洗乾淨的意思),右手洗澡的同時左手把牙一起刷完(不是很健康的作法,好孩子不要學),特技表演完之後離開浴室,結果被爸媽塞了兩口冰淇淋,才想到這是好久之前買的那個,一直都忘記吃,有沒有過期啊?不過受不了誘惑(胖不是沒原因的),還是蹲下來多吃了兩口,然後又刷了一次牙,真像笨蛋。搞到後來上床時間都快兩點了。好吧,還有三四個小時可以睡。

然後,當夜嚴重過敏,鼻涕眼淚流不停,比以前任何一次都慘。WHY?怎麼回事?到底為什麼?我到現在還是搞不清楚。完全沒有辦法入眠,結果是四點多把我弟吵醒,這傢伙不知道是不是低血壓還怎樣,一開口就沒好話,說我吵死了,嘖,我也不是故意的啊,甚至連前一天我也都沒有睡耶……不過他倒是勸我先去吃點藥,好主意,摸黑出去拿了藥吞了,但沒用。整個晚上沒得睡。後來好像迷迷糊糊總算有睡著,但我不確定是什麼時候。

清晨五點半,我爹來叫我起床,為什麼是我爹?我爹坐在躺椅上若有所思,不對,是睡著了。這傢伙把我叫醒之後就睡著了,不過他無所謂,我卻不醒不行,事實上我甚至不太確定我是被叫醒的,還是根本就沒睡著。總之,我很快地刷了牙洗了臉換了衣服,然後等對我而言無上偉大的陪考者的電話。這個時候我爹醒過來了,說要幫我買早餐,要吃中式西式?我說都好,然後我爹叫我上炷香,跟祖先說我要上戰場了。我們家沒什麼很特定的宗教信仰,但獨獨這項「跟祖先溝通」的工作是一直都存在的。我身為無神論者,基本上對這種事情沒什麼概念,其餘的祖先我也不太認識,但我有說話的對象。那是我已經逝去的爺爺。(什麼拜萌教的戲言姑且不管。自從那年冬天,對我而言,我逝去的爺爺就變成了彷若我的上帝般。對不起,眼角不知道為什麼跑出奇怪的液體,請先容許我跳過這一段附加說明。)

我爹很快地就把早餐買了回來,是一種奇怪的手卷,是我喜歡吃的。我雖記憶力不好,但也能夠搞清楚早餐店不算近的這件事實,問我爹吃不吃,我爹說不吃。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所以什麼也沒說,就心懷感激地吃著手卷。吃到一半,手機響起,是偉大的陪考者打來的電話。

這次的陪考者不是爸媽,他們今天依然要工作,最近家裏生意似乎有變壞,競爭者又變多很多了,所以更不能鬆懈的樣子。爸媽重複問了我好幾次真的沒關係嗎,即使我說了更多次的不要介意。今天要陪我去的是高三的同學,很糟糕的叫做「宅康」的傢伙。叫這個綽號就知道他真的很宅很糟糕,不過不要在意,人不糟糕枉少年。昨天他陪我去看考場,今天又陪我去考試,起始點是淡水後端離捷運站絕對不近的地方,而我們要去的則是遠在貓空的政大。他自己說要陪我這樣跑,這並不輕鬆,而且還要花錢花車資花很多時間,而且他好像腳還受傷中。真的很感謝他。我虧欠的人實在太多了。對不起。

六點,把手上的手卷吞掉之後,我騎上摩托車衝去接宅康然後又轉身衝去另一個方向的淡水捷運站。七點,到了公館,我們搭上236公車往政大,滿車的人,光聞味道就知道都是要去政大的轉學考生。公車整路都不太暢通。七點半,公車在進政大的橋前正式因為塞車整個停住,大家都很緊張,有個女孩子很擔心,想下車自己走,司機說還有好一段路得走勸她別下去,但她還是下去了。我很佩服她,因為我完全沒有想這麼作。七點五十分,進了政大,宅康找位子,我走進考場。


第一節國文,我什麼科目都看了就是沒看國文(我打算這幾天才看,真是王八蛋),所以沒帶任何書。這段時間沒有看書,一直都靜靜地在外面調整自己的情緒。人很多,室溫很高,空氣很悶,每個人手上都是國文的複習書籍。八點二十,進入考試教室,看了題目覺得很簡單,九點四十,收卷,有些人似乎不認為剛剛的國文很簡單,不知道是不是唬人的。宅康玩PSP玩的很開心。


十點十分,第二節的西洋文學概論,全卷共四題申論跟解釋。神話是不是都沒考,還是我念的太少搞不清楚?我還是盡可能地寫了。對不起,沒救了。把所有能寫的都寫上去之後,困頓了很久沒辦法再多寫出半個字,一股辛酸湧上心頭,就毅然決然提早交卷之後走出考場。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就因為我不是相關科系又沒補習?我念的時間都是被否定的嗎?交出那種考卷,這比考差的本身還要讓我覺得屈辱。

走進廁所,好不容易忍住了淚水。宅康抱怨PSP沒電了,感覺好可憐。中午吃鍋貼,買了一些飲料,政大福利社很便宜,暨大在這方面完全是垃圾。


政大外文轉學考要求門檻是專業科目60分,那也就是說我實質上已經輸了。


怎麼辦。還考不考?

要說我內心沒有一絲絲「算了吧,回家了」的想法,那是騙人的。打了通電話跟我爹報告這則不幸的消息,我爹問我還考不考,我頓了一下。


男子漢可以戰敗,但絕對不能逃。


我這麼說,電話那邊傳來了一股安心,說,這才是我的兒子。就去考完吧。


我再次忍住自己的淚水。我的淚腺為何如此發達?不過其實這是家族遺傳。其實現在正在打字的我現在已經兩行眼淚,寫Blog邊寫邊哭的大男人,真的很可笑。我弟在客廳跟PS2廝殺,暫時還不想讓他看到我這種醜態。不管他,不管我,回到當時的狀況。


下午的英文,一點二十分。翻了翻考卷,一股衝擊。考型變了。我稍微還算有點自信的作文,居然變成翻譯一整篇文章,而且單字我很多都不會拼寫。這次已經是超越不甘心,而是一股悔恨跟懊惱。我終於不小心哭了出來,但我不可能在別人面前哭,所以我假裝我只是太累了在打瞌睡。

最後的翻譯還是沒有辦法寫完。打鐘了,無情地收卷。


連續兩次衝擊,我深深覺得自己真的是非常地脆弱。我又再次萌生退意了。現在回去的話,宅康應該也會比較輕鬆吧……老爸應該也無所謂,


而同時,另外一股不甘心湧上心頭。


沒想到我真的不是個男子漢嗎?


對,考場上的空位子是越來越多,但我丘文鴻堂堂正正頂天立地的一條男子漢,真的能跟他們一樣輕易妥協認輸嗎?我真的那麼懦弱嗎?

不行!唯獨這點我絕對不能妥協!即使身高比人家矮,身材比別人胖,臉蛋也不若其他人俊秀,但我為什麼可以是個懦夫?絕對不可以!如果我真的這麼作,我絕對不會原諒自己的。光榮轉進跟無恥撤退是一線之隔,現在就是後者的狀況。如果我真的這麼做了,那麼只要我還記得這件事情,那我就會一輩子也無法原諒自己。


沒有什麼怨恨比自己怨恨自己更悲慘的了。我已經嘗過這種滋味太多次了。


我不會逃。我絕對不會逃。


接下來是英文專業科目,文法與習作。下午三點十分。我能寫。這種題目我能寫!我寫出來了!雖然不知道對不對,我寫出來了!雖然別人可能覺得這沒什麼這本來就很簡單,但我確實是每題都寫了,都寫出來了。

我沒有逃,真的是太好了。我輸給了政大轉學,但我沒有輸給轉學考,更沒有輸給自己。


不過,最後的作文因為時間不夠,跟指定字數的三百個單字比起來,短缺了可能有二位數之譜,我來不及詳細計算,差不多是那樣吧。但還來的及讓我先作一個結束,真是大幸。


然後我跟宅康回家。感謝宅康,他今天的犧牲難以計數。他整路都在抱怨要拉屎,要他在外面的廁所上卻又不要,路程明明就有一兩個小時之久。到了淡水,騎車載宅康回家後,順便搜刮了一下,想說,今天考完了,帶點東西給我弟看,而且我自己也可以看。


插播,我弟跑進來了,他好閒。我現在正在想辦法把文章轉移到樓下的電腦繼續寫。再插播,剛剛有奇怪的電話連打兩通,真是奇怪的人,怎麼怪就不在這邊提了。


總之,我還是照老樣子去店裏報到。店裡面一樣很忙,我雖然兩天幾乎沒睡覺又都跑去政大,累的快死了,但還是得工作。這基本上依然算是我心甘情願的事情,偶爾嘴巴會抱怨,但這絕對不是埋怨。雖然零用錢可以多一點點讓我買書就好了。


然後客人比較少的空檔,我坐在店裡的桌角草草吃了店裡的東西充作晚餐,我爹看我快死了,就決定讓我先回家休息。

然後我爹跟我說。

「我今天早上起來叫你之前,做了一個怪夢。」

「什麼怪夢?夢到我台大日文正取?呵呵。」

「……嗯,我夢到了你爺爺回來了。」

「啊?」

「他很開心的說,阿鴻考上台大了。」

「……咦?」

這是為了要激勵我才說的話嗎?

「他說,我們家終於出一個狀元了。總算有一個人考上台大了。」


我愣住了。


騙人的。


好不容易從被聽覺控制的狀況中恢復,抬起頭來看著我爸。

一雙大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他的眼眶紅了。姿態還是平常的樣子,表情還是跟平常一樣,只是有點抽搐。


咦。

突然發現抬頭的這一個動作,好危險。

我急忙用手捂著自己的眼睛低下頭。


我什麼話也沒有辦法說。


好卑鄙,這樣我不就非贏不可了?


我爹衝進深處的廁所。

外面還有客人。絕對不能被客人看到這種狀況。


媽媽遞了衛生紙給我。


我想平復我自己的情緒,但是我平復不住。從考場到現在的淚水,所有的委屈跟不甘願,都在一口氣之中爆發。

然後我一路狂飆著回家。


騎摩托車的風把我的眼眶吹乾了,但是為什麼我還在哭呢。為什麼為什麼。我像往常一樣地把車子一口氣插進狹小的位子裏停好,一口氣打開公寓樓下大門,躲進樓梯間。

被人知道也沒關係,像這樣寫出來也沒關係,因為那都不是真的被看到。我不想被人看到我在哭泣,不想被任何人看到,無論是家人還是別人,因為那會讓我哭得更慘,然後墜入更嚴重的狀態。

我為什麼要活的這麼脆弱。我好像變得更堅強。我第一次好想變得更強。我好想考上台大,但我沒有任何一個時間點比現在還想。


但我依然哭到現在,不管是在誰的面前也好,即使並不是一直在流淚,內心哭泣不見得需要流淚,表情可以笑。打這些只是想紀錄我的感覺。淚水不會被保存,文字可以。我早就知道會寫成這樣,早就知道會邊寫邊流淚。我不知道我寫這篇是存何居心。我不清楚,我只是想寫。別人想追究,那是他家的事情。


抱歉,現在螢幕看起來有點模糊,而且剛剛打出一大段字連我自己也看不懂,就去掉了那些。雖然還有一些事情想說,今天就先這樣。


昨天晚上看考古題看到十二點多,BlesserX用Gtalk敲我,跟我聊到一點左右,讓我的心情放鬆了不少。真的。要消除這種「特殊」的緊張狀態,靠的不是「安慰」或「鼓勵」(當然更不是找碴或者叫罵),而是「日常」。昨晚讓我懷念起我的高中時代。懷念歸懷念,想著明天六點就得出門搭車,於是快快去洗澡然後睡覺。我洗澡通常很慢,但可以很快(別誤會,這不是不洗乾淨的意思),右手洗澡的同時左手把牙一起刷完(不是很健康的作法,好孩子不要學),特技表演完之後離開浴室,結果被爸媽塞了兩口冰淇淋,才想到這是好久之前買的那個,一直都忘記吃,有沒有過期啊?不過受不了誘惑(胖不是沒原因的),還是蹲下來多吃了兩口,然後又刷了一次牙,真像笨蛋。搞到後來上床時間都快兩點了。好吧,還有三四個小時可以睡。

然後,當夜嚴重過敏,鼻涕眼淚流不停,比以前任何一次都慘。WHY?怎麼回事?到底為什麼?我到現在還是搞不清楚。完全沒有辦法入眠,結果是四點多把我弟吵醒,這傢伙不知道是不是低血壓還怎樣,一開口就沒好話,說我吵死了,嘖,我也不是故意的啊,甚至連前一天我也都沒有睡耶……不過他倒是勸我先去吃點藥,好主意,摸黑出去拿了藥吞了,但沒用。整個晚上沒得睡。後來好像迷迷糊糊總算有睡著,但我不確定是什麼時候。

清晨五點半,我爹來叫我起床,為什麼是我爹?我爹坐在躺椅上若有所思,不對,是睡著了。這傢伙把我叫醒之後就睡著了,不過他無所謂,我卻不醒不行,事實上我甚至不太確定我是被叫醒的,還是根本就沒睡著。總之,我很快地刷了牙洗了臉換了衣服,然後等對我而言無上偉大的陪考者的電話。這個時候我爹醒過來了,說要幫我買早餐,要吃中式西式?我說都好,然後我爹叫我上炷香,跟祖先說我要上戰場了。我們家沒什麼很特定的宗教信仰,但獨獨這項「跟祖先溝通」的工作是一直都存在的。我身為無神論者,基本上對這種事情沒什麼概念,其餘的祖先我也不太認識,但我有說話的對象。那是我已經逝去的爺爺。(什麼拜萌教的戲言姑且不管。自從那年冬天,對我而言,我逝去的爺爺就變成了彷若我的上帝般。對不起,眼角不知道為什麼跑出奇怪的液體,請先容許我跳過這一段附加說明。)

我爹很快地就把早餐買了回來,是一種奇怪的手卷,是我喜歡吃的。我雖記憶力不好,但也能夠搞清楚早餐店不算近的這件事實,問我爹吃不吃,我爹說不吃。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所以什麼也沒說,就心懷感激地吃著手卷。吃到一半,手機響起,是偉大的陪考者打來的電話。

這次的陪考者不是爸媽,他們今天依然要工作,最近家裏生意似乎有變壞,競爭者又變多很多了,所以更不能鬆懈的樣子。爸媽重複問了我好幾次真的沒關係嗎,即使我說了更多次的不要介意。今天要陪我去的是高三的同學,很糟糕的叫做「宅康」的傢伙。叫這個綽號就知道他真的很宅很糟糕,不過不要在意,人不糟糕枉少年。昨天他陪我去看考場,今天又陪我去考試,起始點是淡水後端離捷運站絕對不近的地方,而我們要去的則是遠在貓空的政大。他自己說要陪我這樣跑,這並不輕鬆,而且還要花錢花車資花很多時間,而且他好像腳還受傷中。真的很感謝他。我虧欠的人實在太多了。對不起。

六點,把手上的手卷吞掉之後,我騎上摩托車衝去接宅康然後又轉身衝去另一個方向的淡水捷運站。七點,到了公館,我們搭上236公車往政大,滿車的人,光聞味道就知道都是要去政大的轉學考生。公車整路都不太暢通。七點半,公車在進政大的橋前正式因為塞車整個停住,大家都很緊張,有個女孩子很擔心,想下車自己走,司機說還有好一段路得走勸她別下去,但她還是下去了。我很佩服她,因為我完全沒有想這麼作。七點五十分,進了政大,宅康找位子,我走進考場。


第一節國文,我什麼科目都看了就是沒看國文(我打算這幾天才看,真是王八蛋),所以沒帶任何書。這段時間沒有看書,一直都靜靜地在外面調整自己的情緒。人很多,室溫很高,空氣很悶,每個人手上都是國文的複習書籍。八點二十,進入考試教室,看了題目覺得很簡單,九點四十,收卷,有些人似乎不認為剛剛的國文很簡單,不知道是不是唬人的。宅康玩PSP玩的很開心。


十點十分,第二節的西洋文學概論,全卷共四題申論跟解釋。神話是不是都沒考,還是我念的太少搞不清楚?我還是盡可能地寫了。對不起,沒救了。把所有能寫的都寫上去之後,困頓了很久沒辦法再多寫出半個字,一股辛酸湧上心頭,就毅然決然提早交卷之後走出考場。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就因為我不是相關科系又沒補習?我念的時間都是被否定的嗎?交出那種考卷,這比考差的本身還要讓我覺得屈辱。

走進廁所,好不容易忍住了淚水。宅康抱怨PSP沒電了,感覺好可憐。中午吃鍋貼,買了一些飲料,政大福利社很便宜,暨大在這方面完全是垃圾。


政大外文轉學考要求門檻是專業科目60分,那也就是說我實質上已經輸了。


怎麼辦。還考不考?

要說我內心沒有一絲絲「算了吧,回家了」的想法,那是騙人的。打了通電話跟我爹報告這則不幸的消息,我爹問我還考不考,我頓了一下。


男子漢可以戰敗,但絕對不能逃。


我這麼說,電話那邊傳來了一股安心,說,這才是我的兒子。就去考完吧。


我再次忍住自己的淚水。我的淚腺為何如此發達?不過其實這是家族遺傳。其實現在正在打字的我現在已經兩行眼淚,寫Blog邊寫邊哭的大男人,真的很可笑。我弟在客廳跟PS2廝殺,暫時還不想讓他看到我這種醜態。不管他,不管我,回到當時的狀況。


下午的英文,一點二十分。翻了翻考卷,一股衝擊。考型變了。我稍微還算有點自信的作文,居然變成翻譯一整篇文章,而且單字我很多都不會拼寫。這次已經是超越不甘心,而是一股悔恨跟懊惱。我終於不小心哭了出來,但我不可能在別人面前哭,所以我假裝我只是太累了在打瞌睡。

最後的翻譯還是沒有辦法寫完。打鐘了,無情地收卷。


連續兩次衝擊,我深深覺得自己真的是非常地脆弱。我又再次萌生退意了。現在回去的話,宅康應該也會比較輕鬆吧……老爸應該也無所謂,


而同時,另外一股不甘心湧上心頭。


沒想到我真的不是個男子漢嗎?


對,考場上的空位子是越來越多,但我丘文鴻堂堂正正頂天立地的一條男子漢,真的能跟他們一樣輕易妥協認輸嗎?我真的那麼懦弱嗎?

不行!唯獨這點我絕對不能妥協!即使身高比人家矮,身材比別人胖,臉蛋也不若其他人俊秀,但我為什麼可以是個懦夫?絕對不可以!如果我真的這麼作,我絕對不會原諒自己的。光榮轉進跟無恥撤退是一線之隔,現在就是後者的狀況。如果我真的這麼做了,那麼只要我還記得這件事情,那我就會一輩子也無法原諒自己。


沒有什麼怨恨比自己怨恨自己更悲慘的了。我已經嘗過這種滋味太多次了。


我不會逃。我絕對不會逃。


接下來是英文專業科目,文法與習作。下午三點十分。我能寫。這種題目我能寫!我寫出來了!雖然不知道對不對,我寫出來了!雖然別人可能覺得這沒什麼這本來就很簡單,但我確實是每題都寫了,都寫出來了。

我沒有逃,真的是太好了。我輸給了政大轉學,但我沒有輸給轉學考,更沒有輸給自己。


不過,最後的作文因為時間不夠,跟指定字數的三百個單字比起來,短缺了可能有二位數之譜,我來不及詳細計算,差不多是那樣吧。但還來的及讓我先作一個結束,真是大幸。


然後我跟宅康回家。感謝宅康,他今天的犧牲難以計數。他整路都在抱怨要拉屎,要他在外面的廁所上卻又不要,路程明明就有一兩個小時之久。到了淡水,騎車載宅康回家後,順便搜刮了一下,想說,今天考完了,帶點東西給我弟看,而且我自己也可以看。


插播,我弟跑進來了,他好閒。我現在正在想辦法把文章轉移到樓下的電腦繼續寫。再插播,剛剛有奇怪的電話連打兩通,真是奇怪的人,怎麼怪就不在這邊提了。


總之,我還是照老樣子去店裏報到。店裡面一樣很忙,我雖然兩天幾乎沒睡覺又都跑去政大,累的快死了,但還是得工作。這基本上依然算是我心甘情願的事情,偶爾嘴巴會抱怨,但這絕對不是埋怨。雖然零用錢可以多一點點讓我買書就好了。


然後客人比較少的空檔,我坐在店裡的桌角草草吃了店裡的東西充作晚餐,我爹看我快死了,就決定讓我先回家休息。

然後我爹跟我說。

「我今天早上起來叫你之前,做了一個怪夢。」

「什麼怪夢?夢到我台大日文正取?呵呵。」

「……嗯,我夢到了你爺爺回來了。」

「啊?」

「他很開心的說,阿鴻考上台大了。」

「……咦?」

這是為了要激勵我才說的話嗎?

「他說,我們家終於出一個狀元了。總算有一個人考上台大了。」


我愣住了。


騙人的。


好不容易從被聽覺控制的狀況中恢復,抬起頭來看著我爸。

一雙大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他的眼眶紅了。姿態還是平常的樣子,表情還是跟平常一樣,只是有點抽搐。


咦。

突然發現抬頭的這一個動作,好危險。

我急忙用手捂著自己的眼睛低下頭。


我什麼話也沒有辦法說。


好卑鄙,這樣我不就非贏不可了?


我爹衝進深處的廁所。

外面還有客人。絕對不能被客人看到這種狀況。


媽媽遞了衛生紙給我。


我想平復我自己的情緒,但是我平復不住。從考場到現在的淚水,所有的委屈跟不甘願,都在一口氣之中爆發。

然後我一路狂飆著回家。


騎摩托車的風把我的眼眶吹乾了,但是為什麼我還在哭呢。為什麼為什麼。我像往常一樣地把車子一口氣插進狹小的位子裏停好,一口氣打開公寓樓下大門,躲進樓梯間。

被人知道也沒關係,像這樣寫出來也沒關係,因為那都不是真的被看到。我不想被人看到我在哭泣,不想被任何人看到,無論是家人還是別人,因為那會讓我哭得更慘,然後墜入更嚴重的狀態。

我為什麼要活的這麼脆弱。我好像變得更堅強。我第一次好想變得更強。我好想考上台大,但我沒有任何一個時間點比現在還想。


但我依然哭到現在,不管是在誰的面前也好,即使並不是一直在流淚,內心哭泣不見得需要流淚,表情可以笑。打這些只是想紀錄我的感覺。淚水不會被保存,文字可以。我早就知道會寫成這樣,早就知道會邊寫邊流淚。我不知道我寫這篇是存何居心。我不清楚,我只是想寫。別人想追究,那是他家的事情。


抱歉,現在螢幕看起來有點模糊,而且剛剛打出一大段字連我自己也看不懂,就去掉了那些。雖然還有一些事情想說,今天就先這樣。
PR
Post you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Select Color
Comment
(煩請在內文加入「tsuyokisu」字串)
(「tsuyokisu」という単語をコメント本文の中に入れてください)
(Please add the word "tsuyokisu" in your comment text)

pass  繪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好詳盡的流水帳,考試這回事,真是不管看幾次都會覺得很有趣,

雖然不是我在考,不過文章中還是看得出氣氛啊,

這讓我回想到我的研所考試,我到底當時是怎麼準備的呢......


好像都沒怎麼準備,因為已經緊張得讀不下書了,索性不讀。
(這是壞模範,不要學)


上台大這回事呢,不是不可能喔,我朋友他今年考台文所,

先是去了政大、清大,都沒上,讓他覺得很沮喪也很擔心,

害怕自己的能力考不進台大,想不到成果發表,唯一有上的就是台大啊!

(知道的時候好開心啊,雖然是李敖說濫的那個台大,但是是台大啊)


有時候,起跑後的失敗是為了醞釀終點前的成功,

這種事並非不會發生哩。
workboy: URL 2006/07/09(Sun) 00:32 Edit
無題
不用那麼在乎大學學歷啊!考研究所就可以補回來,英雄不怕出身低,即使你念淡大,有朝一日可以考上台大研究所...加油!



(板聚?夏目,我是知道的,但未必認識。嗯?感覺上,在你的個板混了五年,也不算老資歷的人,有點像外人。我長得很醜...)
leespeng: URL 2006/07/09(Sun) 06:11 Edit
無題
加油,努力衝上台大日文吧!
這才是重點
Chris: URL 2006/07/09(Sun) 09:33 Edit
無題
to workboy

雖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總之謝啦

請各位有宗教信仰的就幫忙助念 沒宗教信仰的就把你們的運氣借給我吧


to leespeng

不是出身的問題 想上台大原因很簡單 a.要回台北 b.私立很貴 c.公立大學除了台大跟政大以外沒有日文系 政大日文今年轉學考無名額

我豈是看大學名字評斷人類價值之人?


to chris

誠然

fafa, fight!
fafa: URL 2006/07/09(Sun) 17:25 Edit
無題
不知為什麼,看您的文章總會有一種特別的感覺,這種感覺,如同看京アニ製作的動畫不同於其他動畫公司製作的感覺一樣,是一種「真」的感覺..

加油吧,加油!!

對不起,我不太會說話.如果這裡可以點歌的話,我想幫您點一首「God Knows...」
アギト: URL 2006/07/09(Sun) 18:10 Edit
無題
謝謝

雖然我不是平野綾更不是涼宮春日

でも、「私覚悟してる。暗い未来だって,強くなって運命変えられるかもね。」


我是個很單純的傢伙啦 所以睡一覺就什麼就記不得了

...唯獨必須加油這件事情例外
fafa: URL 2006/07/09(Sun) 19:23 Edit
無題
有感情,表示有認真的看待這個目標,這是好事

加油~
卡茲: URL 2006/07/09(Sun) 21:01 Edit
無題
吾人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是認真地全力以赴的就是

謝啦 我會加油的
fafa: URL 2006/07/09(Sun) 22:49 Edit
無題
好漢子!不愧是我認識的fafa!
看了這篇文章真是感同身受啊.....
你已經努力了~這就已經足以證明一切~
真恨自己不是教授QAQ
NV: URL 2006/07/10(Mon) 01:13 Edit
無題
考試前的晚上最好不要吃藥喔,除非真的不得已.
緊張難免,不過還是嘗試著讓自己穩定下來比較好.
不管是對身體或精神方面都是哪.

如果今天在考場裡的換做是我,應該早就逃避了吧.
所以我覺得你已經很偉大了.

請牢牢的記住那不甘心的淚水吧!
只要流過 記住 就會變的更堅強.
這是我所堅信的原則.
至少對我來說
那些在咬著牙根 握緊拳頭 讓淚水隨著月光宣洩掉已經滿溢而出的負面情緒的晚上
是到現在面對挑戰問題的最大堅持力量來源.

雖然最後結果還是不怎麼樣就是了啦..哈哈.

話說我也是那種睡一覺就會忘記許多事的人哪(茶
而且淚線異常發達,也許是感受力比較強吧.(講難聽點就是想太多 囧a)
不過一個胖子動不動就哭實在是有礙觀瞻阿(死

不管怎樣 還是舉起手給你我的元氣與祝福吧 \._./
(下潛)
uly: URL 2006/07/10(Mon) 01:15 Edit
無題
男兒有●不輕●,只是未到●●處!
不過你跟你弟之間好像蠻搭不上的,跟我和我哥的狀況差真多。

無論如何,最好以身體健康為前提,免得最後考上了,身體卻沒那個本錢。
考前有壓力是一定的,我也在基測前做過一個很怪的夢,有多怪我就不提了,甚至怪到讓我懷疑該不該稱之為基測前的惡夢!

還好那天我沒去店裡吃東西XD
短腳小烏龜: URL 2006/07/10(Mon) 09:15 Edit
無題
to NV

喔喔 是顯卡 謝謝你啦


對了 關於OW上的事情我有收到一些報告 雖然我還沒有心神去處理

如果可以的話 等我考完之後跟我聊聊那件事情如何 以朋友的身份


to uly

你說的對 拜那顆藥(*2)之賜當天的身體狀況滿奇怪的 XD"...

你跟我似乎是很像的人吶 吾人也是個愛哭的胖子

如果今生投胎是個萌娘的話應該可以得到不少憐愛才是.. 這是冗談


to 小烏龜

嘖 感覺你真的很糟糕

你說的我跟我弟搭不上的意思是什麼呢 可以解釋給我聽聽看嗎

不過 無論如何 我弟是個好孩子 不管他選擇什麼路 我都會相信他的 我只能負責告訴他路的前方有什麼而已 搭不搭的上線什麼的都無所謂 因為無論如何他都是我唯一的弟弟 這點無論如何也不會改變


對了 我去年指考放榜前也作過惡夢喔 夢到我跑去東吳了 害我醒來之後坐在床上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PS. 因為當初志願根本就沒填東吳)




總而言之 謝謝大家

君たちの祝福を受け取る。ゆえに僕が絶対に勝つ。I will win this battle. Just as you prayed for me.
fafa: URL 2006/07/10(Mon) 17:28 Edit
無題
兩者給人的感覺不同,style不一樣。
至於我講到我跟我哥是因為看到你弟被你吵醒那一段...,我跟我哥睡覺極難被吵醒,我可以睡到人間飯熟時呢!縱使是我家那個吵死人的火車鬧鐘

你弟是個蠻自卑的人,前一陣子你寫的文章"你曾經認真的活過嗎"讓我跟他討論了一下,至於內容因為涉及個人隱私以及國防機密,我不在此貼出。

呃,因為我對學校的資訊一無所知,請問所謂的東吳是三國志的東吳?我很認真的問。


我是夢到奸考老師發下來的題目卷竟然是一片空白,硬是要我們作答,好在到了考場以後緊張感完全消失,整個樓層我那間教室最吵,因為大多是我們班的人,很快就恢復到平常在班上的狀況;第一天考完後,我又做了一個更怪的夢,嗯...因為考試時間走廊上都會有一個大姐坐鎮,防止有人偷跑出來(為什麼是大姐?要問淡商校長),再夢中我考試到一半,那大姐突然走進教室來,又突然●●她的●●,然後對著奸考老師提出要幫我們"Cheer up"一下,接著就一個座位一個座位輪流幫考試者●●...輪到我的時候她突然變成奸考老師了...,隔天早上我起來發現自己烙枕...


You will win this battle!Just make it feel good by your gold finger(?)!!!!!
短腳小烏龜: URL 2006/07/10(Mon) 18:24 Edit
無題
我弟自卑啊.. 真巧. 前陣子有跟我爹討論到這個問題

雖然我不清楚 既然你能跟他討論這個話題 無論如何 請你幫忙他解開心結吧. 拜託你了..

此外 那個東吳是指私立東吳大學 私立數一數二的學校


對了 下次如果有監考的御姐幫大家●●的話記得叫我去喔 (誤

我會試著在她變成監考老師之前先完事的(喂


對了 一直忘記跟你說 葡萄很好吃 謝了
fafa: URL 2006/07/10(Mon) 19:01 Edit
無題
OK啊~~~XD
fafa記得要來FF8唷
NV: URL 2006/07/11(Tue) 01:35 Edit
無題
FF8是一定會去的 這次姐茶因為樂師被老爸綁架以及很多因素 所以天窗了 FF9理論上就會出品東西了 上帝保佑啊...
fafa: URL 2006/07/11(Tue) 17:33 Edit
Trackback
這篇文章的Trackback URL:
  BackHOME : Next 
Who am I? 24601~~♪
點我看詳細介紹
我是fafa,台灣人。
目前職業是死大學生一枚,淡大日文二年級,兼任控姐教首席宣教士,副業是輕小說翻譯。
喜歡文學、藝術、動漫畫遊戲。
受害諸君畫押簿
愛我就是引用我
(09/29)
(09/29)
(09/29)
(09/29)
(09/29)
(09/29)
(09/28)
(09/28)
(09/28)
(09/28)
(09/28)
(09/16)
(09/15)
(09/15)
(09/15)
翻箱倒櫃機器人
Otakus Blogroll
朋友怎麼都是宅
我的主張我貼紙
不健全サイト_Unhealthful
自己満足サイト_Self_Gratification
時間のないサイト_No_time
やる気のないサイト_Inactive_site
やる気のないメイド_Inactive_maid
メイドさんが欲しいです_Want_a_maidsan
行き当たりばったり_Happy-go-lucky
ぐったり同盟_Limp
脱力_Exhaustion
SU*SU - Student's Uniform Union
NO MSDOC
Any Browser is OK!
Get Firefox!
自動播放撲滅委員會_Don't_Autoplay!
消失同盟_Disappear
朝弱同盟_Cant_weak_up_early
日本限定方條碼
訂閱個Feed回家
強烈建議各位訂閱這個由
FeedBurner燒出來的Feed

沒更新?來Ping一下FeedBurner!

生的RSS(擅自服用可能吃壞肚子)
這個Blog的LOGO
200×40:

88×31:

歡迎直連、自取。語法於此
創用CC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Blog適用創用CC授權
授權方式: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若遵照CC授權內容運用創作物或衍生物,不需另外通知作者授權事宜。

Powered by Ninja.blog / TemplateDesign by gradi  

忍者ブログからのCM → 忍者ブログ[PR]